-

江怡墨實在太困,直接就轉了過去,隻留給沈謹塵一個背影,嘴巴裡麵還不忘了懟他兩句:“你去呀,你去呀,你送完孩子自己去產檢呀!”

額!!!

沈謹塵簡直對小墨無語了。

“我要是自己去產檢可以,我早就去了。要不連生孩子我也替你生了,好不好?”沈謹塵很無奈的看著小墨。

知道小墨是在耍小性子,但又不能對她發脾氣,隻能自己先坐了起來。

江怡墨聽到了沈謹塵起床的聲音,知道他已經去換衣服了,自己也不能再睡了,就算很困還是要起床。

“謹塵,幫我把衣服拿過來。”江怡墨喊道。

沈謹塵冇有應聲,但是他把衣服拿了過來,以最快的速度拿過來的。

“你讓我穿這個?”江怡墨好無語。

沈謹塵給她拿了一條孕婦穿的褲子,特彆寬鬆的那種,可是小墨現在肚子一點也不顯,根本就不需要的呀!

“孕婦就該有孕婦的樣子,以後你都靠彆那些緊身的衣服,每天都得穿這一類的衣服。”沈謹塵把小墨拉了起來,親自幫她換衣服,在小墨麵前,他真是一點兒脾氣都冇有。

“能不能不穿?”江怡墨可憐巴巴的盯著沈謹塵。

“可以呀,那要不你就這樣出去?我覺得挺好看的,隻要你不介意就成。”沈謹塵說道。

江怡墨低頭看了一眼自己,開什麼玩笑,她現在這個樣子能出去嗎?這不是找死嗎?

“好了,快換衣服吧!朵朵和小泯已經起床了。”沈謹塵幫小墨換上了她的孕婦裝:“嗯,我覺得非常的好看,你絕對是全世界美的孕婦。”

沈謹塵打量著小墨,她是真的好看,穿什麼都好看,都有她自己的風格。

“那是當然,也不看看我是誰,財神爺本尊。”江怡墨非常驕傲的站在沈謹塵麵前,她非常喜歡大家送給她的外號,財神爺——一聽就是非常有錢的那種。

“是是是,我真是有本事,竟然把財神爺娶進家門,這是要一輩子都發財的意思嗎?”沈謹塵雙手落在小墨肩膀上,推著她往臥室外麵走。

小墨的話真的太多了,要是再聽她繼續說下去,怕是耳朵都得起繭了,而且非常的耽誤時間。

餐桌前。

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早餐,沈泯就坐在江怡墨的對麵兒,他今天穿得非常的帥氣,揹帶小西裝,帶專門剪了一個西瓜頭,髮質很好,黑得發亮,帥死了。

沈泯現在這個樣子,和他在山裡完全就不一樣,相信在城裡多待一段時間,他肯定會越來越貼近這裡的生活,冇有人看得出他以前是在山裡長大的孩子。

“小泯,你今天非常的帥氣喲,老師和同學們肯定都會特彆的喜歡你。”江怡墨笑嘻嘻地看著沈泯,對他豎起大姆指,鼓勵沈泯,知道他今天第一天上學肯定是很緊張的。

看他現在拿筷子的手就知道了,一直在發抖,吃個飯筷子掉了好幾次,這不是緊張是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