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幼兒園裡的老師,小朋友也很多,比沈泯以前待過的整個村子裡的人還要多,大城市和小山村確實是不一樣的呀!

“嗯,喜歡。”沈泯點頭。

“那你以後就要在這裡上學嘍!”江怡墨說。

“好,我會努力的。”沈泯一本正經地樣子,倒是把江怡墨給逗樂了。

“這是幼兒園,不需要你好好的努力,幼兒園就是要讓小朋友玩得開開心心的,隻要你在這裡玩得開心比什麼好強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嗯,媽媽,我知道了。”沈泯乖乖的點頭。

沈泯現在的生活條件非常的好,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,他現在冇有什麼好奢求的。

“朵朵,你先去教室,我帶小泯去校長辦公室一趟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好。”朵朵乖乖的點頭:“哥哥,我在教室裡等你。”

“嗯。”沈泯點頭。

朵朵可以自己去教室,不需要任何人帶,她在這裡已經非常的熟悉了。

沈泯跟著江怡墨一起去校長的辦公室,沈泯有些緊張,因為他總是喜歡四處看,發現學校裡到處都是人,光是操場就好大,教學樓也好高,他不太習慣,總覺得一切都是陌生的。

“怎麼了,小泯?”江怡墨發現沈泯的心理素質有些差,不過也是正常的,他在大山裡什麼都冇有見過,現在看到這些確實會覺得奇怪,很正常的。

“媽媽,我冇事。”沈泯搖頭,把自己的擔心都收了起來。

“前麵就是校長的辦公室了,跟我進去吧,一會兒見到校長記得問好,要有禮貌,知道嗎?”江怡墨告訴沈泯。

“媽媽,我知道了。”沈泯點頭,把媽媽的話記在心裡。

辦公室裡。

隻有校長坐在那裡,他聽到是江怡墨的聲音便立馬迎了過去。校長是箇中年男人,比江怡墨大了十幾歲,在教學方麵也算是前輩了。

但校長在江怡墨麵前卻是卑躬屈膝的,不敢有一點點的怠慢,甚至是主動向江怡墨打招呼。

“校長好。”沈泯站得筆直,看著校長,打招呼。

“這位是?”校長不確定沈泯的身份,但看這小男孩兒肯定是不簡單的,他可是江怡墨親自帶過來的。

整個學校都是江怡墨的,她幾個月前就買了下來。

“這是我兒子,之前他在鄉下,最近纔到城裡來,我想讓他在這裡上幼兒園,以後還得麻煩校長幫忙多盯著點。”江怡墨說話挺客氣的。

按理說,整個學校都是江怡墨的,她一句話校長肯定得去辦,大家都等著江怡墨發工資呢!但江怡墨對校長還是非常客氣,尊重的。

“哦,原來是江總的兒子,我就說嘛,長得跟您挺像的。江總的公子我們自然是要好好照顧的,江總請放心,包在我身上了。”校長拍著胸肌說道。

“那就麻煩校長了。”江怡墨說。

校長看著沈泯:“小朋友你好,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呀?”

“校長好,我叫沈泯。”沈泯站得筆直,非常認真地回答問題,他知道校長對媽媽客氣,尊重媽媽,說明媽媽的地位不一般,但沈泯在校長麵前也是好好的表現,不會給媽媽丟麵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