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謹塵一緊張,手鬆開。江怡墨一把抓住傘,往後退了兩步。

“妹夫這麼緊張嗎?剛纔在會所時,你不是在女人麵前應付得挺好?應該是你更主動些吧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望著沈謹塵。

冇有傘的沈謹塵被淋得很慘,雨水打在臉上,視線有些模糊,可不管怎麼看他都是帥的,十指從發間很隨意的穿了過去,腦袋輕輕一甩。

媽耶,這不是拍洗髮水廣告嗎?為什麼會覺得他混身男人味兒十足?

江怡墨卻是趁機拔腿就跑,一邊跑一邊收傘,直接衝進沈謹塵的車裡,車門一鎖,OK了,她成功的坐在駕駛座上,現在沈謹塵的車在她手裡,讓不讓他上車,可就是江怡墨說了算了。

“江怡墨,你給我下來。”沈謹塵氣死了。

沈謹塵跑到車前,現在換成他在車窗外麵砸。江怡墨坐在車裡事不關已的對他吐了吐舌頭,調皮的模樣簡直能讓沈謹塵把她打死。

“下車。”

“下來。”

江怡墨不理,對沈謹塵揮揮小手,然後直接把車往後一倒,重新從沈謹塵身邊經過,她故意去碾壓了剛纔的水坑。

坑裡的水被輪胎壓飛,拍打在沈謹塵的臉上,頭髮上,西裝上,現在他成了一隻泥猴子,江怡墨卻開著他的車揚長而去,照片自然是冇有要回來。

奇恥大辱,絕對的奇恥大辱,沈謹塵活了二十幾年,還冇有被誰整過,今天栽在江怡墨手裡,絕對是出門冇有看黃曆。

“BOSS。”司機趕緊跑過來。

其實司機不太敢過來,因為BOSS在生氣。

“滾。”沈謹塵怒。

漆黑的夜空中,是他的怒吼聲,他徒步走回家,淋了很久的雨,狼狽不堪,回到家時,所有人都看著他,這還是平時那個高高在上,有潔癖的沈大BOSS嗎?

冇有人敢在他麵前笑,江雨菲忙著幫老公收拾,不管她怎麼問沈謹塵也不會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講出來,太丟臉了。

他現在非常確定,江怡墨絕對是個瘋子,她肯定是神經搭錯了。

江怡墨家裡!

阿欠!阿欠!

她一邊洗澡,一邊打噴嚏!明明水很燙,總感覺混身發冷,很不舒服。

完了,該不會是感冒了吧!

江怡墨趕緊洗完澡,然後躺在床上,多蓋了一床被子,結果還是感冒了,挺尷尬的,高燒燒了一整晚,實在是熬不住了,到天亮纔給徐風打的電話。

徐風到家後,看到大BOSS麵黃肌瘦,頭髮亂得像稻草,走路都是輕飄飄的,嚇死他了。

“江總,你怎麼搞的?一晚上不見,感覺你瘦了起碼得有十斤。”徐風問。

江怡墨翻白眼,有氣無力的。

“還好意思講?昨天晚上你死哪去了?讓你看車,結果你人呢?”江怡墨要不是生病了,她肯定讓徐風好看。

嘿嘿!徐風不好意思的撓頭。

其實就是去會所玩了玩,跟美女喝了點,誰知道那些美女還挺能喝的,七八個美女伺候徐風一個人,他本來就喜歡喝酒,這不就喝多了嘛!剛纔江怡墨給他打電話時,徐風人還在會所裡呢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