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是從——從——山裡來的。”沈泯一鼓作氣,講了出來。

他本來就是從山裡來的,所以現在才需要轉學呀!

大山裡來的?

這幾個字,對於在坐這些小朋友們來講,可是相當的新鮮呀!

大家都覺得,沈泯看起來和大家不一樣,原來他是從大山來的,連話都講不好也就不奇怪了。

這時,一個小女孩兒站了起來,看著沈泯,非常直接的問:“你真是從山裡來的?大山長什麼樣子?山裡有什麼?”

“我是從山裡來的,大山長什麼樣子?就是山的樣子,山裡有的東西城裡都有。”沈泯回答。

他對大山瞭解,回答起來比剛纔順口了一些。

“那你為什麼要到城裡來?聽你這麼說山裡不是挺好的嗎?”小女孩兒又問。

“我......”沈泯又卡住了。

原來城裡的孩子和自己不一樣呀!城裡的孩子連問問題的方式都這麼的不友好,沈泯覺得大家好像都不太喜歡他的樣子。

“怎麼了?難道你進城的目地不能講嗎?是有什麼秘密嗎?那你又為什麼可以上這所學校?

我們學校是貴族學校,來這裡上學是需要很多錢的,你從大山裡來上學,你有那麼多的錢嗎?”

小女孩兒的問題還真是致命呀!問得沈泯都傻掉了。

老師見情況不對,她本來是想製止的,結果朵朵卻直接衝到了台上,朵朵早就看不下去了,本來以為大家會對哥哥客氣一點,結果問的問題一個比一個過份。

朵朵纔不會讓同學們欺負哥哥呢!朵朵走上台去和哥哥站在一起。

“他是我哥哥,剛纔他不能回答的問題我來回答,你們還有什麼想問的嗎?要不要再問一遍,我通通回答?”朵朵就這樣看著班上的小朋友們。

大家都知道朵朵是沈謹塵的女兒,她是沈大小姐,朵朵的媽媽是江怡墨,也是這所學校的老闆,整個學校都是他們家的。

平時在學校裡,冇有人敢欺負朵朵,但大家不知道沈泯是朵朵的哥哥,現在朵朵去維護自己的哥哥,也讓大家覺得好奇怪。

“朵朵,你哥哥不是沈軒嗎?怎麼變成沈泯了?”小女孩兒問道。

朵朵當著班上同學的麵兒,拉住了哥哥的手:“沈軒和沈泯都是我親哥,怎麼,不行嗎?你是有什麼意見嗎?”

“你哥剛纔說他是從大山來的,你家不是很有錢嗎?他怎麼會在大山裡長大?這也太奇怪了吧!”小女孩兒又問。

其它小朋友也覺得小女孩兒講得冇有毛病呀,就是這個樣子的呀!

“我哥從大山裡來的,所以這就是你欺負他的理由嗎?要是你也是從大山裡來的,是不是我們大家也可以欺負欺負你?”朵朵懟人的樣子真的太漂亮,太好看了。

朵朵平時在學校裡都是很乖的,她不會主動去惹彆人,大家知道她是沈少家的女兒也不會惹她。

今天是朵朵頭一次當著大家的麵兒發脾氣,連老師都被她嚇到了。老師趕緊走上了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