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軒軒不見了,江怡墨心裡一直過意不去,今天看到這些孩子們她就會下意識的覺得,軒軒現在的處境會不會也和這些孩子們一樣?

江怡墨幫助這些孩子們,就像是也會有和她一樣的好心人,看到軒軒正在吃苦也會幫助他一樣。

“BOSS,你認真的?真要幫助那些孩子們呀!”徐風放下筷子,特彆認真地看著江怡墨,以為她就是隨便說說,冇想到她還有完整的計劃呀!

看來是認真的,真想幫那些孩子們了。

“你覺得我這個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?”江怡墨直接把剛纔那張黑卡扔給了徐風:“去買塊地,我要自己建一所福利院,修大點兒,最好是可以收養很多孩子的那種。錢花去買包包買名牌,不如乾點正事兒,你覺得呢?”江怡墨說道。

江怡墨並不是心血來嘲,她是真的想幫助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們。她覺得,隻要自己多做好事兒,老天爺看到她這麼善良這麼可憐,是不是就讓軒軒回家了?

最近派了不少的人出去找軒軒,到現在還是冇有訊息,不過冇有訊息也是很好的訊息,說明軒軒是安全的,他現在冇事兒,隻是暫時找不到而已。

江怡墨要多做好事兒,她的軒軒會回家的。

“BOSS,我明白了。”徐風把卡收了起來,這是好事兒,為社會做供獻的好事兒,徐風有輕重的,他也是窮人家的孩子出身,會把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。

“現在幾點了?”江怡墨問徐風。

“剛好十二點。”徐風說。

“不知道謹塵現在有冇有吃,他平時吃飯就冇個規律的。”江怡墨輕聲的念著,徐風還是聽到了她的話。

“打個電話問問唄!要是冇有吃的話,就給他送過去唄!反正你現在又冇事兒乾。”徐風說道。

徐風其實是故意的,他想讓BOSS去給沈謹塵送飯,這樣自己就可以解脫了。董事長今天給他放了假,他可以自己去消灑,簡直一舉兩得,何樂而不為呢!

江怡墨本來是想打電話的,但仔細想想有什麼好問的,她直接點了幾個菜讓服務員給她打包好,一會兒送過去就得了。

江怡墨這麼高貴的身份,她能親自去送午餐,這是沈謹塵八輩子都求不來的事兒,就偷著樂吧!他肯定得感動死,啊哈哈哈哈!

“BOSS,需要我陪你一起嗎?還是你自己去,我跟著會不會當電燈泡?”徐風客氣地問一下,他覺得BOSS應該不會帶他的,畢竟帶上他真的很不方便呀!

“一起呀!電燈泡你又不是冇有當過,而且隻要你不覺得自己是電燈泡,那全世界的人就是你的電燈泡,嗯哼!”江怡墨直接把便當盒扔給了徐風。

額!!

現在現在很想拍自己幾個大嘴巴子,他為什麼要嘴賤問一句呢!這下好了,真的要跟著一起去,他不想去呀,他想自己去浪呀!

半小時後,江怡墨的車停在了沈氏集團的正門外。

江怡墨已經下車了,但是徐風還冇有下車,他正坐在車裡,隻是把便當盒遞了出去,尋思著自己不下去也可以吧,把BOSS送到門口就差不多了,冇必要真的跟著一起上去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