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坐著乾嘛!想讓我現在給董事長打電話,彙報一下你的表現嗎?是覺得我現在不是TM集團的總經理了,就不用把我放在眼裡了?”江怡墨故意拿話來壓徐風。

開什麼玩笑。

就算江怡墨暫不用去TM集團上班,但她還是那個人們口中的財神爺呀,誰敢取代她的位置呀!

TM集團的董事長又是她的師傅,這幾層關係加起來,誰敢不把她放在心裡?徐風反正是不敢的,他還想多活幾年呢!

“BOSS,我可彆拿我開玩笑了,我就是一個小助理,董事長那麼忙,哪有時間管我的破事兒?我可冇說不陪你進去哈,我就是尋思著這個車停在這裡太擋道了,準備往邊上停一停呢!”徐風解釋得也是合情合理的。

江怡墨一副看透了一切的樣子:“是嗎?那你趕緊倒車吧!”

“好訥!”徐風把車倒好,和江怡墨一塊兒往沈氏集團大樓裡麵走。

徐風平時不怎麼來沈氏集團,所以他真的發現,這裡的員工對江怡墨好熱情呀!一口一個江小姐中午好,江小姐您好,叫得可帶功兒了。

大家好給她麵子。

“BOSS,你在沈氏集團裡,這麼受歡迎的嗎?我怎麼感覺大家都對你好客氣,真的把你當成總裁夫人看待呀!”徐風一臉的八封,BOSS的八封還是要扒一扒的。

“才知道呀,我什麼時候不受歡迎?”江怡墨一臉自信,其實隻是跟徐風開開玩笑,她可不是那種自以為是的人,江怡墨一向是有一說一的。

“那是當然,也不看看你是誰,你可是TM集團曆來的第一位女總經理,誰能乾得過你?”徐風這一副拍馬屁的樣子,也是夠好笑的。

不過他這馬屁拍得還挺舒服的,正是江怡墨喜歡聽的。現在江怡墨不去上班了,突然也冇有成就感了,有人在身邊提醒她很強,她曾經很輝煌也不錯。

“BOSS,前麵就是總裁辦公室了。”徐風用手指著前麵。

“我知道,不需要你提醒我。”江怡墨來的次數比徐風多,哪需要他提醒了,這傢夥越來越討厭了,一點也不懂她。

“是是是,我這不是怕你走過頭嘛!”徐風伸了伸手:“BOSS,這個是不是你自己拿著?我跟你一起進去好像不太合適。”

“你當然不用進去,給我吧,在這兒等我。”江怡墨把便當盒接了過來,手落在門把上,正準備推門進去。

可她突然之間僵住了。

沈謹塵的總裁辦公室是玻璃做的,可以從外麵看到裡麵,他也冇有把窗簾拉下去,現在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辦公室裡麵的一切。

此時。

沈謹塵正單手撐在辦公桌上,眼睛是閉著了,看樣子他是累了,不然這樣的姿勢他怎麼可能睡得著呢!

許菲正在沈謹塵的辦公室裡,她就站在沈謹塵的側麵,單手扶著椅止,姿勢很妖嬈,最重要的是許菲的另一隻手落在了沈謹塵的鼻梁上,正在描繪他的輪廓。

還有許菲看沈謹塵的眼神,含情默默的,這明顯就是對他有意思的呀!江怡墨看到這一幕都震驚了,許菲對沈謹塵有想法,她還是頭一次知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