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連自己為什麼被打都不知道,連這點自知之明都冇有,還好意思嚷嚷著要做沈謹塵外麵的女人,你覺得沈謹塵像是缺女人的嗎?你覺得他真要在外麵養女人會養你這種嗎?”江怡墨一臉冷笑,不是她看不起許菲,實在是許菲冇有半點優秀:“徐風,你要是找女朋友,會找這樣的嗎?”

“不會。”徐風直接回答:“因為太賤了。”

賤。

是的,現在隻能用這個字來形容許菲了。

“你們......”許菲氣慘了。

本來她以為自己可以震住江怡墨的,結果反倒被江怡墨給欺負了。

“我們什麼我們?”江怡墨抬手,又是一巴掌過去了:“許菲,你給我聽好了,從現在開始,你被開除了,沈氏集團你待不了,滾吧!至於沈總的主意你就更彆打了,在我冇有後悔之前現在就給我滾。”

江怡墨氣場好足,雖然她說話的聲音並不大,但真的讓人覺得好害怕,許菲的心也是慌的,她很怕江怡墨會用彆的法子對付她,但同時也很不甘心。

“江怡墨,你就這麼把我開了,難道真不怕我把你和沈總的事情講出去嗎?你倆在F國好歹也算是大人物,要是傳出這種事兒,你們臉上也不好看吧!你真不害怕?”許菲說道。

怕?

徐風都聽笑了:“許菲,看來你還是不瞭解我們江總,在她的字典裡根本就冇有害怕這兩個字,能讓好怕的人還冇出生,怕的事兒更是冇有。我勸你趕緊滾吧,不然一會兒你想走都得看江總的心情。”

徐風跟了江怡墨很多年,最是瞭解她的怪脾氣了。

“你要覺得,你說的那些事情可以威脅到我,儘管去試試。不過你能不能講出去還不好說,首先你得有渠道傳播出去,我覺得會比較難,嗯?”江怡墨淡淡地笑了笑。

她管不住許菲的嘴,但是江怡墨可以讓全世界的人不聽許菲說話,而且,江怡墨還留了後手,她剛纔把許菲叫進來時就已經做了準備。

“徐風,把東西拿出來。”江怡墨說。

徐風去把桌子底下提前安好的竊聽器拿了出來,剛纔江怡墨和許菲講的那些話都收了進去,現在就拿在江怡墨的手裡麵。

“如果我讓人把這些話剪好放出去,應該還是蠻精彩的,剛纔你可是非常自信的想要當沈總外麵的女人,不知道這些放出去會不會很有意思,說不定你還會變紅喲!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要比狠,比誰更有手段,一百個許菲都不一定是江怡墨的對手。

許菲現在的臉色也是非常的不好看,她真的冇有想到,江怡墨的心思這麼深,她連竊聽器都是提前放好的,許菲現在也冇有辦法了,她根本就跟江怡墨鬥不了。

“江怡墨,風水輪流轉,我不相信你會一直笑下去。”許菲隻能先出去,她冇有辦法。

“江總,這個女人還敢對你放狠話,要不要我找幾個人再去教訓一下,隻要讓她吃到苦頭,她纔會老實聽話。”徐風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