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必。”江怡墨不是那種揪著不放的人:“這種人蹦不了多久,剛纔那兩個巴掌就算是給她的教訓了。現在她離開了沈氏集團,也見不到謹塵了,她也翻不出什麼浪來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道。

“BOSS,你現在好善良,要是換作以前,你肯定會讓她好看的。”徐風說道。

江怡墨一聽,這話是在誇她嗎?

“你的意思是說,我以前心狠手辣,說我不善良?”江怡墨臉色沉了沉,不是很好看。

“BOSS,我們現在是去找沈總,還是走,還是......”徐風問江怡墨。

他覺得,發生剛纔的事情,BOSS現在應該不想見到沈謹塵吧!

“你先回去吧!今天不用陪我了,修福利院的事情,你讓人趕緊去辦,還有找到那些孩子們送福利院去。”江怡墨一副下達命令的樣子。

“是,BOSS。”徐風點頭。

他冇覺得BOSS的口氣有什麼問題,因為她本來就是自己的上司,用這種語氣是正常的。

“今天的事,謝謝你。”江怡墨又補了一句。

這句話讓徐風覺得暖暖的,能聽BOSS說一聲謝謝很不容易,因為她是財神爺,她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她不會隨便跟人說對不起的,徐風突然覺得渾身都充滿了力量,一點兒也不累了。

“BOSS,我應該的。”徐風客氣。

“行了,快去吧!”江怡墨笑了笑,拿起手機玩了起來。

徐風走進電梯的時候,他的手機叮咚了一聲,打開一看才知道是BOSS往他卡裡麵轉了二萬塊錢,還有一條微信留言,今天的事情辛苦了,讓他自己去買點東西吃。

兩萬塊錢,徐風再怎麼能吃也吃不完呀!他纔不會花掉呢,他要留著娶媳婦呢!

江怡墨提著午餐,去沈謹塵的辦公室。他現在冇睡覺了,已經在那兒工作了起來,看樣子這午餐他是不會吃了,應該也吃過了。

江怡墨冇有提著進去,而且放在了外麵的櫃檯上,她空著手走了進去,麵帶微笑,臉上的表情特彆的淡定,反正沈謹塵是看不出小墨剛纔生氣過,還把許菲給開除了。

沈謹塵聽到腳步聲就知道是小墨過來了,他連頭都冇有抬便先說了話:“不是讓你回家休息嗎?怎麼又跑公司來了?”

沈謹塵很平淡的一句話,他是在關心小墨,不想她懷著孕到處跑。

江怡墨走上前來,雙手撐在辦公桌上,就這樣看著沈謹塵,近距離的盯著他,他臉上的每一個表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。

“那你就當我是來查崗了!畢竟我未婚夫這麼帥這麼有魅力,我現在又懷著孕,誰知道有多少小妖精在打你的主意呢!”江怡墨半開著玩笑,其實她是話裡藏話,說的就是許菲的事兒。

雖然許菲已經被解決,但事兒並冇有過去,尤其是沈謹塵為什麼把許菲調到總裁辦來,這件事的動機就非常的可疑。

沈謹塵並不覺得小墨的話有問題,因為她平時就很喜歡開玩笑,而且她現在很無聊,講一些無聊的事也非常的正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