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會?你看我辦公室裡有女人嗎?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“我不是嗎?”江怡墨說。

“除你之外。”沈謹塵又加了一個條件。

“是嗎?那我可得好好的檢查一下。”江怡墨走過去,站在沈謹塵的身邊,用她的小鼻了在他身上聞了聞。

其實聞是聞不出來的,但小墨知道剛纔的事情,所以她心知肚明,心裡也是有想法的。

“噫,你身上這是什麼味道?好重的香水味兒!好像不是我平時用的牌子,也不是你的,很廉價的香水味兒,我鼻子冇有聞錯吧!“江怡墨說話有點陰陽怪氣兒的。

剛纔沈謹塵隻是覺得小墨在跟他開玩笑,但是現在他就覺得不是了,小墨是真的過來查崗的,這就是在懷疑他的意思。

沈謹塵放下手裡的工作,雙手摟住小墨的腰,本來是想把她按在腿上圈在懷裡的,但小墨並不想坐下去,所以她就用手撐在桌子上不配合,沈謹塵自然就拿她冇有辦法了。

“你在懷疑我?”沈謹塵問小墨。

被未婚妻懷疑他人品有問題,在外麵亂碰女人,這可是一件大事兒,非常大的事情,沈謹塵不可能就這麼認了。

“不是懷疑,是我真的聞到了你身上的味道呀!而且這個味道我還挺熟悉的,彆著急,讓我想想,這是誰身上的味道呢?”江怡墨假裝思考了起來。

沈謹塵一把將她拉進懷裡坐好。

“那你就好好的想想,到底是誰的味道。”沈謹塵給小墨時間:“最好是想起來,不然,看我怎麼收拾你。”

“想到了,這是許菲身上的味道,之前在她身上我就聞到過一樣的香水味兒。怪了,許菲身上的香水味兒怎麼會在你身上,難不成她剛纔進來過?”江怡墨終於把話題繞了過來。

沈謹塵眉頭一皺,小墨還真是神了,她竟然能把這味道跟許菲聯絡在一起,該不是吃什麼吃醋吧!就因為許菲跟江雨菲長得一樣,她就這樣亂叩帽子?

“剛纔我辦公室裡隻有我,許菲不曾來過,冇有我的允許,她也不可能會進來。”沈謹塵說道。

他剛纔在睡覺,自然是不知道許菲來過的,而且還在他臉上動來動去,要不是江怡墨剛好出現,怕是許菲已經偷偷的親了沈謹塵了。

“真的冇有來過?那不對呀!剛纔我上來的時候,好像還看見許菲了,就是從這個方向出去的,而且還鬼鬼崇崇的,還以為做了什麼見不得我的事情呢!”江怡墨淡淡的看著沈謹塵的眼睛。

沈謹塵一點兒心虛的感覺都冇有,小墨知道他剛纔在睡覺,不知道很正常,但就是咽不下這口氣,必須要給他點顏色看看。

“許菲?”沈謹塵這才注意到放在桌子上的檔案,難道這是許菲送過來的?

“可能她確實來過,我剛纔正好睡著了,冇有查覺。”沈謹塵一本正經地解釋,他行得正,坐得直,根本就不覺得哪裡有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