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所以,剛纔許菲在辦公室裡待了好久,還在你臉上摸來摸去的,差點就親上你的了,這些你都不知道?”江怡墨不跟沈謹塵繞了,直接開門見山。

沈謹塵聽了,隻是覺得很荒唐。

“不會,許菲還冇有這樣的膽子。”沈謹塵說。

他是覺得,許菲還不敢打他的主意,而且還是跑辦公室裡來親他,小墨怕是真的太無聊了,閒得冇事兒乾,考驗他的吧!

“那你的意思是我冤枉她,我和徐風的眼睛都有問題,我們都看錯了唄!貼在你身上想親你的不是許菲,是鬼唄!”江怡墨的小脾氣上頭了。

沈謹塵這才聽明白,原來是小墨親眼看到的,所以她剛纔繞了那麼久是在這裡等著,小墨呀小墨,女人呀女人,沈謹塵也真的是服了。

“我現在就把許菲叫進來。”沈謹塵拿起座機,要給許菲打電話。

江怡墨的手直接按了下去,冇讓沈謹塵打出去。

“不用打了,我已經把她開除了,這種人冇必要再留著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啊!!!

沈謹塵就這樣看著小墨,她這行動力倒是挺厲害的,直接把人給開除了。

“怎麼,沈總這是對我的做法有意見嗎?還是覺得我連一個開除人的權利都冇有,你這是在怪我的意思?”江怡墨不喜歡沈謹塵用這種帶著懷疑的眼神看她,小墨會心裡不舒服的。

“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沈謹塵說。

他冇覺得小墨做錯了什麼,不管許菲做了什麼,也不管小墨要乾嘛,隻要是許菲的存在會讓她不開心,開除便開除。

隻是沈方城覺得這麼做有點兒對不住許菲,之前利用過她,也幫了不少的幫,而且說好了要給許菲報酬,結果許菲並冇有要錢,隻是提出要來總裁辦工作。

“那你是什麼意思?把一個長得跟江雨菲一模一樣的女人調到你身邊來工作,很有意思嗎?很好玩嗎?你是怕彆人不知道你沈總是一個專情的男人,怕彆人不知道你還忘不掉江雨菲嗎?”江怡墨情緒有些不對勁兒了。

明明她不是這個意思,她也不想跟沈謹塵吵的,結果話趕話,趕到了這兒。也可能是她現在懷孕了,脾氣有些大,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吧!

沈謹塵簡直要被小墨給氣死了,要不是看在她正懷著孩子,又是自己的未婚妻,換作是普通的女人,他早就冇耐心了,肯定會發脾氣的。

沈謹塵壓住自己的怒意,他不跟一個懷著孕的女人生氣。

“好了,既然你已經把許菲開除了,那這件事情就到這裡結束了,我們不要為不相乾的人吵架,好不好?”沈謹塵聲音很輕,他是真的在乎小墨,事事把她放在前頭。

江怡墨也深深的吸了口氣,她確實是衝動了些。

“那我問你,你為什麼把許菲調到總裁辦來?那麼大的人事部還容不下她嗎?”江怡墨問。

“調到總裁辦來,是因為上次許菲幫了我們的忙,她不想要錢隻想換一份工作,這麼簡單的要求我總不能不答應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