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再說了,總裁辦這麼大,她又不是給我當助理,我們幾天也說不上一句話,我每天又那麼忙,看都不會看她一眼,她在哪裡工作又跟我有什麼關係?

更重要的,是我覺得許菲還有她的價值,不能隨便放著,留在眼皮子底下盯著更穩妥一些,再說了,又不是一直把許菲留在這裡,她今天不就被你三言兩語打發了嗎?”沈謹塵非常有耐心的跟小墨解釋。

聽完。

小墨的氣也消了一些,她又不是一定要跟沈謹塵做對。

“好啦,這次就放過你了,但是你還是有錯的,明明知道許菲想來總裁辦是有目地的,你還讓她來,鑒彆綠茶的能力不行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額!!

沈謹塵還真冇看出許菲對他有啥想法來,因為他從來都不拿正眼去看許菲,鬼知道她在想什麼,她的想法又不重要。

“嗯,我錯了。”沈謹塵非常認真地點頭,小墨說他錯了,那他便就是做錯了。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沈謹塵的手繞過她腰間,把嬌小的她按在了腿上,這下小墨是跑不掉了,她也冇打算跑開。

“你吃飯了嗎?”江怡墨問他。

“嗯,剛吃過。”沈謹塵點頭,下巴落在江怡墨的肩下,說話時的唇就在她耳朵邊動來動去的,溫熱的氣體總是往她耳朵裡鑽,弄得江怡墨渾身癢癢的,連著體溫都在升高,身體更是軟得要死。

“你呢?吃了嗎?”沈謹塵圈著懷裡的小墨,抱著她的感覺真好,就像世界都跟著停止了,隻願意留在這一刻。

“吃了,和徐風在餐廳裡吃的。本來想給你帶點的,看來也是不需要了,還弄得自己不開心。”江怡墨的嘴巴越撅越高。

沈謹塵聽出了她話裡的意思:“你這是專門來給我送午飯的?”

“想得美,你餓死了都跟我沒關係。”江怡墨故意嘴硬,其實她來看沈謹塵的心思非常明顯了,就是為了他來的呀,就是關心他呀!

“行,那就讓我餓死好了,那我也要抱著你一塊兒。”沈謹塵抱緊懷裡的小墨,下巴落在她身上,整個人的重量都在小墨的身上承受著。

“想得美,誰要跟你一起死了?我纔不要,放開。”江怡墨坐在老沈懷裡,不安的動了動。

沈謹塵心頭的邪火卻是被她勾了起來:“小墨,你這是故意的嗎?還是在考驗我是不是真的可以坐懷不亂?我告訴你,我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。”

沈謹塵說話的聲音更輕細了些,就貼在小墨的耳根處,細細綿綿的,像三D立體環繞音,纏上小墨開始就跑不掉了。

“懶得理你。”江怡墨還是想站起來。

下一秒。

小墨的身體直接失去了平衡,下意識的用雙手勾住了沈謹塵的脖子,毫無防備的掛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“乾嘛?”江怡墨不知道他要乾嘛,但看他的眼神充滿了危險,該不是在想什麼奇怪的事情吧!

“你說我好端端把你抱起來,現在又往沙發上放,我這是要乾嘛?發揮你的想像力,大膽的想一想。”沈謹塵嘴角微笑,輕聲一笑,熟手的把小墨平放在沙發上,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像是看著獵物一般,眼神裡全是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