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朵朵也弄不明白,麻將有那麼好玩兒嗎?反正朵朵現在不是很開心,她覺得在奶奶眼裡,麻將比她和哥哥更重要,奶奶選擇麻將也不過來一起吃飯,一點兒意思都冇有。

“奶奶上了年紀,總是需要一些愛好的嘛,不然她一個人待著多無聊,對不對?我們要學會理解奶奶。”江怡墨告訴朵朵。

“嗯,我知道啦,媽咪。”朵朵冇有反駁,而是乖乖的點頭,她還是很理解奶奶的。

晚上回到家裡。

一家人坐在一起,滿滿一大桌子的菜,江怡墨拿了香檳過來,她真的想開一瓶慶祝小泯第一天上幼兒園。

結果,沈謹塵卻直接拿掉了她手裡的香檳,並且放了回去。

“乾嘛呀,就開一瓶,一瓶也不行嗎?又不貴。”江怡墨不開心。

“你知道不是貴不貴的問題,等你孩子生了,想怎麼喝都可以,我奉陪到底。”沈謹塵非常認真,他不笑的樣子,真的挺嚇人的。

江怡墨隻能放棄,一家子坐了下來,一起吃著。

江怡墨先站了起來,雖然冇酒,但是有飲料也是一樣的。

“我先來說兩句,恭喜小泯,今天第一天上學而且在學校表示非常的棒,適應得也很快,繼續努力,媽媽愛你。”江怡墨舉著杯子。

沈泯站了起來,也把杯子舉了起來。

“謝謝媽媽。”母子倆碰了一個杯,喝了起來。

沈謹塵也站了起來:“繼續加油,不愧是我沈謹塵的兒子。”

“謝謝爸爸。”父子倆也碰了一下。

這下該輪到朵朵了,她站在椅子上,但看著還是挺矮的。

“全世界最好的哥哥,恭喜你。”朵朵剛纔本來準備了好多的話,但是現在全給忘記了。

“謝謝朵朵。”沈泯舉起杯子,跟妹妹喝了一杯。

沈泯往自己杯子裡麵倒了一杯,他冇有坐下,因為他也有話可講。

“爸爸,媽媽,妹妹。謝謝你們,謝謝你們接我回家,謝謝你們讓我擁有這麼好的一個家,我愛你們,以後我們會永遠在一起,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。”沈泯說道。

這些都是他的心裡話,過去的事情不想再提了,那些不開心的也不想再提了,隻要以後大家都好好的,能一直在一起,就是最好的事情。

所有人一起站了起來,大家舉起杯子碰在了一起。這一刻,是真正意義上的團聚,如果軒軒能回來的話,這個家就更加的完整了。

“好啦,都坐下來吃吧,今天晚上這一桌子菜我們必須消滅掉,衝鴨呀!”江怡墨舉著筷子,喊了一聲,大家都行動了起來。

尤其是朵朵,簡直就是一個小饞貓,筷子拿不好她就直接把筷子扔掉,兩隻小手手伸進了盤子裡麵抓著吃。

“朵朵,你慢點兒。”江怡墨趕緊拿紙,幫朵朵把小嘴巴擦一下,真的好臟。

“媽咪,是我們家換廚子了嗎?為什麼我覺得今天晚上的菜好好吃?”朵朵問。

江怡墨笑了笑:“廚子冇有換,可能是你餓了,也可能是你心情好,所以吃什麼都是香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