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哦。”朵朵乖乖點頭,她正在自己剝蝦。

朵朵特彆喜歡吃蝦,而且她特彆的剝,從小就練出來了。朵朵剝了一盤子,一口也冇吃,都放進了盤子裡。

江怡墨還以為朵朵是要先剝好然後再慢慢的吃,結果朵朵是給小泯剝的,她剝好後連盤子遞給了哥哥。

“哥哥,這些都給你,歡迎你回家,我很開心也很愛你。這些蝦都是我的心意,你一定要全部都吃掉哦!”朵朵臉上的笑好燦爛,好真摯,她是真的喜歡哥哥,所以流露出來的感情都是真實的。

沈泯要被朵朵還有爸爸媽媽感動死了,大家都對他好好,所有人都好關心他。

“謝謝朵朵,我一定全部吃光光。”沈泯冇有多餘的話,也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,唯有吃光朵朵剝蝦,纔可以表達自己現在的心情。

“哥哥,好吃嗎?”朵朵其實在流口水,看到哥哥吃得好香,她也好想吃。

“嗯,特彆好吃,我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蝦。”沈泯的回答很實在,他吃得也很實在。

沈泯臉上露出來的笑是幸福的笑,他覺得自己現在特彆的幸福。

“喜歡就多吃一點,這盤也給你。”江怡墨把自己麵前一整盤蝦都給了沈泯,讓他吃個夠,想必以前在農村裡也冇吃過這些。

“嗯。”沈泯乖乖的點頭,把盤子放在他和朵朵的中間:“妹妹,我們一起吃。”

“好。”朵朵開心的點頭。

兄妹倆,一起吃著蝦,你往我嘴巴裡塞,我往你嘴巴裡麵喂,誰也不搶誰的,相處起來特彆的和諧。

飯後!

倆孩子去院子裡玩兒了,江怡墨和沈謹塵一起手拉手在月光下散步,走得很慢,沈謹塵完全是跟著小墨的步伐來,慢慢悠悠的走著。

“你看朵朵和小泯,他倆感情真的好好,一看就知道他倆是親兄妹。”江怡墨臉上的笑是幸福的,但同時也伴隨著一些擔心。

“是呀!等我們以後都老了,他倆就是最親近的人,我相信小泯會把朵朵照顧得很好的,你完全不用擔心。”沈謹塵捏著小墨的手。

“我不擔心這個,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軒軒,也不知道他在外麵怎麼樣了。”江怡墨說。

江怡墨擔心的正是沈謹塵擔心的,但他倆現在除了擔心,派人去找之外,根本就冇有彆的辦法,除了等待就是等待了。

“已經幾天過去了,一點訊息都冇有,警方那邊也冇有訊息,看來軒軒是真的藏得很好,他自己不想出現,我們再怎麼找也冇用。不過可以肯定的是軒軒現在冇有危險,這就是最好的訊息,接下來,我們就繼續派人去找,總有一天會找到軒軒的。”沈謹塵說道。

“嗯。”江怡墨點頭,他倆真是把所有的擔心都寫在了臉上,就算明知道軒軒不是他倆的兒子,也絲毫不影響什麼。

“好啦,寶貝們兒,該去睡覺覺嘍!彆玩兒了,明天還要上學,先去睡覺喲!”江怡墨衝著兩隻小可愛喊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