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朵朵拉著哥哥乖乖的跑到爹地和媽咪麵前,仰著腦袋,看著家長。

“爹地,媽咪,今天晚上我要跟哥哥一起睡。”朵朵天真的說道。

朵朵很喜歡自己的哥哥,因為哥哥不管什麼都讓著她,把她當寶貝一樣,朵朵喜歡哥哥,想跟哥哥一起。

“朵朵,你老跟哥哥擠在一起做什麼?乖乖回自己的房間睡覺。”沈謹塵一臉的認真。

“可是我就想跟哥哥一起呀!”朵朵嘟起小嘴巴,一副不是很開心的樣子。

“朵朵,你是女孩子,怎麼能老是跟哥哥擠在一起呢?哪有女孩子的樣子?”沈謹塵繼續反對。

沈謹塵骨子裡其實是個特彆傳統的男人,他從小就把朵朵保護得很好,其它小男生想碰一下朵朵的手指頭都不行。

要不是因為朵朵和小泯是親兄妹倆,他一次也容忍不了。

“沒關係的,去跟哥哥一起吧!”江怡墨攔住了沈謹塵,不讓他說話,而是讓朵朵和沈泯一起去睡覺覺。

“謝謝媽咪,愛你喲!”朵朵拉著哥哥就跑掉了。

“慢點兒,彆摔著。”江怡墨無語的搖頭。

“你怎麼同意了?”沈謹塵問江怡墨:“朵朵和小泯他倆就算是兄妹,但老在一塊兒也不行,尤其是晚上睡覺的時候,成習慣了怎麼辦?”

沈謹塵想得還挺多的。

“他倆隻是孩子,而且兄妹倆關係也好,我覺得挺正常的。倒是你,你這思想也太古板了吧!還是不是新時代的人了?他倆現在還小什麼都不懂,有什麼好怕的?”江怡墨說道。

江怡墨覺得真冇什麼,朵朵和沈泯又不能有彆的想法。

“放心吧!我會用事實向你證明,你的想法都是多餘的。”江怡墨拉著沈謹塵的手:“咱們也回去睡覺吧!可是我現在腳有些腫,有點難受,晚上肯定又睡不著了。”

小墨現在纔剛懷孕不久,她的腿就腫得很厲害,明顯比冇懷孕的時候胖了很多。

“一會兒泡泡腳,我再幫你揉一揉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嗯,那就辛苦你啦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沈謹塵笑。

“我不辛苦,辛苦的是你。”沈謹塵總喜歡用溺愛的眼神看著小墨,溫柔的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。

臥室裡!

江怡墨坐在椅子上,沈謹塵親自端著熱水進來了,他蹲在小墨麵前,特彆自然的幫她把鞋子脫掉,小墨剛把腳放進盆裡,沈謹塵的雙手也伸了進去,抓住了小墨的腳。

“你乾嘛?”江怡墨雙腳被抓住了,嚇了她一跳。

她跑了一天了,腳上有味道的,沈謹塵那麼講就的一個人,他竟然也不介意,可小墨是介意的呀,畢竟沈謹塵是男人,要麵子嘛,怎麼能幫她洗澡呢!被家裡的傭人看到了還不得說閒話呀!

“聽話,彆動。”沈謹塵抓住小墨的腳往水裡按,他可是頭一次心甘情願的幫人洗腳。

“可是我癢,你還是放過我吧!”江怡墨把腳收了回去:“我自己來,你快起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