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謹塵冇意見,他坐哪裡都可以。

“老公,醫生說了,輸液得吃飽,你早上也冇怎麼吃東西,先吃點麪包,喝點牛奶吧!”江雨菲從包包裡拿出好多吃的。

全部是她替沈謹塵準備的。

“我不餓。”沈謹塵並不想吃。

“沒關係,等你餓了再吃。”江雨菲把東西放好。

她這才走到江怡墨麵前,知道她在裝睡,故意叫醒。

“姐姐,你怎麼也在這裡?身體哪裡不舒服嗎?”江雨菲輕聲細語的問,虛偽得要死。

她心裡可不是這樣想的,嚴重懷疑昨天晚上江怡墨可能和沈謹塵在一起,兩個人同時感冒的機率能有多大?

江怡墨懶散的睜開眼睛。

“喲,好巧,你們也在,誰生病了?”江怡墨笑眯眯地問。

“我老公感冒了,帶他過來打點滴,姐姐身體哪裡不舒服呀!怎麼也不見你男朋友過來陪你,他不管嗎?”江雨菲說話真的很欠。

她是想說,江怡墨是個冇有人疼愛的女人嗎?生病連男朋友都不來照顧,好可憐喲!

剛好!

徐風回來了。

“江......”總字還冇出來,徐風看到了江雨菲和沈謹塵。

江怡墨也在給他使眼色,徐風秒懂。

“小墨,我問過醫生了,馬上就到你,咱們現在過去吧!”徐風立馬換稱呼。

講真,他第一次這樣稱呼自家BOSS,特彆不習慣,總感覺在占BOSS便宜一樣。

“是嗎?那咱們過去嘛,親愛的,我腿麻了,走不動路。”江怡墨嬌滴滴的聲音讓人想吐。

徐風差點吐了,江怡墨自己也快吐了。

“我抱你過去。”徐風說。

“人家會不好意思啦,你扶我就行了。”江怡墨繼續嬌滴滴。

徐風扶著江怡墨往門外走,她一直在掐徐風,這傢夥還想抱她,想趁機占便宜是不是?掐不死他,掐得徐風疼得想跳霹靂舞,但他隻能忍了。

哎!明明他是在配合自愛BOSS演情侶,結果還要被欺負,天理何在呀!

“啊!!!”

注射液裡,再次傳來江怡墨的尖叫聲,比殺豬還要慘一萬倍,這聲音聽得人心臟受不了呀!

“老公,這是姐姐的聲音。”江雨菲望著沈謹塵。

表麵上,她在擔心,其實心裡偷著樂呢!她知道江怡墨害怕打針,剛好江雨菲和護士是朋友,所以就暗暗做了手腳,讓她彆客氣,下手狠一點。

“嗯。”沈謹塵微微點頭。

那個女人活該,讓她耍心眼。

過道裡!

“痛,痛,痛!痛死寶寶了。”江怡墨眼淚還在眼角掛著。

徐風舉著液體瓶子。

“已經紮上了,你現在彆亂動,萬一針壞了,一會兒還要紮。”徐風友情提示。

江怡墨立馬就不敢亂動了,扶著徐風往觀察室裡麵走。

走到門口時,她立馬抬頭挺腰,眼淚先擦掉,生怕被人看出來似的,非常驕傲的大步向前。徐風都快被自家BOSS笑死了,明明很怕打針,還要在這裡偽裝,女人哪——就是虛偽。

“姐姐,剛纔是你在哭嗎?我好像聽到了你的聲音,很大很大,你還好吧!”江雨菲趕緊過來扶江怡墨,弄得好像很關心她一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