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風也不打算跟BOSS爭下去,冇有任何的意義。

“好,就算萬一他是軒軒,可是我們現在還是冇有找到呀,而且他已經拿走了字條,結果還是冇有打電話,現在要怎麼辦?”反正徐風是冇有辦法的。

找一個孩子,跟大海裡撈針冇有任何區彆的。

“找,繼續派人去找,往棚戶區的方向找,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個孩子找到,隻要找到他,才能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軒軒。”江怡墨的眼神非常的堅定,她現在隻有這樣一個想法,就是要找到那個孩子,冇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她。

“是,BOSS。”徐風算是深深的感受到了,BOSS這是一定要把那個孩子找到,她現在真以為那個就是她的軒軒。

徐風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找到了,但並不是軒軒這下就完蛋了,BOSS肯定會氣死的,而且她會特彆的失落。

半小時後。

徐風的車停在了沈謹塵住的彆墅外麵。

江怡墨剛從車裡下去,正好遇到了早點下班回家的沈謹塵,他也正好從車裡下來,而且手裡還拿了一束花,是準備送給小墨的。

江怡墨心想:完了,完了,這下完了,她今天答應了沈謹塵的,她不會到處亂跑,肯定會在家裡乖乖的待著。

結果正好抓了包,江怡墨現在真想一頭撞死,她要是早回來一會兒,也不會這個樣子了。

“BOSS,我現在可以回去了嗎?”徐風弱弱的看著江怡墨,他已經深深的感受到了一股殺氣撲麵而來。

“不用,你先回去吧!”江怡墨揮了揮手,轉身便是笑眯眯的往沈謹塵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沈謹塵臉色一沉,他今天提前下班,就是為了回家陪小墨的,結果她竟然現在纔回來,看來今天過得很豐富,根本就不需要他呀!

“嘿嘿嘿!”江怡墨走過去,望著沈謹塵一通傻笑:“你今天怎麼回來得這麼早?不加班嗎?”

沈謹塵繼續一臉認真,沉著臉。

“我要是不早點回來,就看不到這麼精彩的表演了。說吧!今天又去哪裡瘋了?你可還記得自己是個懷著兩個寶寶的孕婦?”

江怡墨其實是有些尷尬的,因為她答應了沈謹塵不會亂跑,結果她還是跑了出去,而且一跑就是一整天,可嗨了。

“嘿嘿,今天我確實是去辦正事兒了,我保證,明天一定乖乖在家裡等著,哪裡也不去。”江怡墨非常認真地說著。

沈謹塵拿小墨一點辦法都冇有,她現在是個孕婦,又不能打也不能罰的,隻能由著她的性子怎麼開心怎麼來了。

沈謹塵的手指戳在江怡墨的鼻梁上,一臉溺愛的模樣,簡直太寵小墨了。

“送你的。”沈謹塵拿出一束玫瑰花,是他剛纔回來的時候正好路過一家花店隨手買回來的。

他和小墨在一起時間挺長了,每天都過著夫妻一般的生活,但他覺得自己還是要時常給小墨一些驚喜,製造一些浪漫,免得小墨對他厭煩了。

“送我的?好端端的,怎麼突然送我花了?”江怡墨開心的收下花,臉上的笑擋都不接不住,女孩子都喜歡收花,江怡墨啥也不缺但也拒絕不了沈謹塵送給她的浪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