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能送嗎?還是你不喜歡?”沈謹塵正準備收回去。

江怡墨卻是一把搶了過去:“我纔不呢!哪有送出去的東西還要要回去的,現在你送給我,就是我的了。”江怡墨抱著花,笑得很開心。

沈謹塵摟著小墨的腰,倆人一起往彆墅裡麵走。

“今天乾嘛去了?怎麼忙到現在纔回來,剛纔我看是徐風開車送你回來的。”沈謹塵現在是一臉的認真。

他想知道小墨都乾嘛去了,她到底在忙什麼,如果又是跟工作有關係的事情,他肯定會很生氣,真的不想讓小墨去工作了,隻想讓她好好的把孩子生下來。

“今天去做好事兒了,把一群無家可歸的孤兒送到了福利院去,接下來我還打算自己修一家很好的福利院,收養那些冇有地方可以去的孩子們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原來是去做好事兒了。

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沈謹塵問,他也想儘一份力氣。

“不用,我已經安排得差不多了。而且謹塵,今天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,我總覺得軒軒跟那些孤兒有關係,今天我見過一個叫點點的女孩子,她說她最近認識了一個叫李軒的孩子,我總覺得他是我們的軒軒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沈謹塵一聽,他覺得可能還是小墨想得太多了,現在看誰都像軒軒,尤其李軒的名字裡還帶有一個軒字。

“好辦,找到李軒,就知道他是不是軒軒了。”沈謹塵覺得,這是最直接的辦法。江怡墨本來也是這樣想的,但問題是她現在找不到李軒了呀!那個孩子自己藏了起來,怎麼都找不著。

“我去晚了,李軒好像是在刻意躲著我,就怕真的找不到他了,現在也冇有辦法確定他是不是軒軒。”江怡墨一臉的不開心。

這時。

沈謹塵卻是說了一句:“我們可以拿照片給點點,是不是軒軒,讓點點看一眼就知道了。”

沈謹塵這句話,讓江怡墨頓時看到了希望,江怡墨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自己腦門兒。

“靠,我真是豬腦子呀,怎麼冇有想到呢!”江怡墨說道。

沈謹塵快被小墨的可愛勁兒給折服了。

“因為你懷孕了呀,都說一孕傻三年,你懷的又是雙胞胎,得加倍。”沈謹塵的手落在小墨臉蛋兒上捏了捏:“不過呢,我是不會嫌棄你的,傻與不傻你都是今生至愛。”

沈謹塵的情話來得措手不及,江怡墨差點兒冇有反應過來。當然,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沈謹塵剛纔那句話非常的有道理,江怡墨轉身就往門外跑,沈謹塵一把抓住她的手。

“乾嘛去?”沈謹塵問。

“去找點點呀,讓她看軒軒的照片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“你也不用急著這一會兒呀!現在該吃晚飯了,你不餓,肚子裡兩個孩子總餓了吧!”沈謹塵說。

“可是我現在就想去找點點。”江怡墨等不了,一刻都等不了了。

“這樣,我派人去接點點,把她帶到家裡來。”沈謹塵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