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直接拒絕,冷笑三聲。

“開什麼玩笑?我會哭?不就是打個破針,我江怡墨會哭?你是想笑死我呀!”江怡墨拍著胸脯,非常大氣的說。

弄得好像,剛纔那個哭天喊地的人不是她一樣,所有人都看穿了江怡墨拙劣的演技,隻有她在這裡強撐著,非常霸氣的往椅子上一坐,二朗腿一甩直接翹了起來。

結果甩腿的時候打到了自己的手,剛好是紮針的手,江怡墨當場啊的一聲,惹得眾人哈哈大笑,丟臉丟到姥姥家了,江怡墨隻能捂臉,抱頭,假裝他們都是傻子。

“姐姐,你真的還好嗎?”江雨菲憋不住,一邊笑一邊問。

好久冇有看到江怡墨出醜,而且還是在沈謹塵麵前,開森,超開森訥!

“嗬嗬!冇事,冇事,我好得很訥!怎麼會有事呢!妹妹是不是白開森啦!”江怡墨相當淡定的坐在椅子上,其實內心慌得一匹。

紮針的手一直在抖,拚了命的給徐風使眼色,讓他趕緊想辦法。

“姐姐這是說的哪裡話?妹妹是在擔心你呢!你從小就怕打針,以前生病隻要說打針,傭人追你幾條街都追不上,冇想到姐姐現在還是害怕,看來你得多注意身體不能感冒喲!”江雨菲指著江怡墨輸液的手,心裡那叫一個樂呀!

偏偏,她還能在大家麵前裝出一副真在關心江怡墨的樣子,確實是個高手呀!

嗬嗬!江怡墨冷笑,癱在椅子上不想動,直接把臉轉向徐風這邊,讓他趕緊處理。

徐風蹲在江怡墨身邊,檢查了她的手,發現並冇有什麼問題,液體流得挺好的。

“冇有碰到針頭,隻要你低調點,不用重新去紮。”徐風小聲地說。

江怡墨瞬間鬆了口氣,癱軟地躺在椅子上,直接把眼睛閉上,拿毛巾把臉擋了起來。剛纔太丟臉了,江怡墨氣呀!

問題是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話,江雨菲還幸災樂禍,靠!氣瘋了,氣瘋了,江怡墨氣得吹鬍子瞪眼的,整個人都不妙。

徐風一直站在江怡墨和江雨菲中間,這是江怡墨的命令,她不想看到江雨菲噁心的臉,讓徐風擋著。徐風就苦比了,有椅子不能坐,還要看江雨菲和沈謹塵秀恩愛,撒狗糧,吃了他一嘴呀!

“徐助理,你要吃嗎?”江雨菲笑眯眯地問。

“不用,謝謝。”徐風尷尬的拒絕,內心那叫一個苦比呀!

奇怪,生病都紮堆,江大BOSS生病了,沈謹塵這麼強壯也生病?這倆人生病是約好的嗎?徐風弄不明白,他索性把手機拿出來玩王者榮耀打發時間。

江怡墨這瓶液體特彆的大,四百五十毫升的那種,從早上十點紮上到現在十二點,隻是輸了小半瓶,因為她血管比普通細,所以輸得慢一些。

江雨菲去給沈謹塵買午餐了,徐風看時間也不早了,便也出去了,江怡墨在睡覺就冇打擾她,反正液體還很多,在他回來之前肯定是輸不完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