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師傅,謹塵,現在該怎麼辦?軒軒最大可能是被人綁架了,他肯定比我們還要害怕,我們要去救他呀,現在就去救他,好不好?”江怡墨真的好慌,她不願意看到軒軒出事。

沈謹塵摟住小墨,手在她背上輕輕的拍著,安慰她。

“如果是綁架,對方無非就是為了錢。我們有的是錢,完全不用擔心軒軒會有事。而且對方肯定會聯絡我們,到時候隻要帶錢去就可以找到軒軒,這不見得是什麼壞事。”沈謹塵說道。

“是的,我同意沈謹塵的看法。現在我們正需要有一個人把軒軒帶到我們麵前,不管是以怎樣的方式都是好的。小墨你現在大可不必擔心,我覺得冇事兒。”景沐辰也是一樣的看法。

隻有小墨現在不能淡定,她也根本就淡定不了,怕軒軒會在外麵吃苦頭。

“你們現在是覺得,軒軒被綁架反倒成了一件好事了?”江怡墨簡直無法理解沈謹塵和師傅都在想什麼。

哪有被綁架還成好事兒了?

“小墨,我們不是這個意思你應該明白的,不用在這裡跟我們扣字眼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我知道,但現在的問題是,萬一軒軒不是綁架呢?帶走他的人有彆的目地呢?這又怎麼辦?我們總不能等著綁架打電話,什麼也不做吧!”反正江怡墨現在是淡定不了的,她根本就坐不住。

“當然不會,我們會加大力量的找人,繼續擴大搜尋範圍,一定可以找到軒軒的,放心吧!”景沐辰說道。

“師傅,真的可以找到軒軒嗎?”江怡墨不是不相信師傅,她一直都相信師傅的能力,隻是這一次事關軒軒,江怡墨真的急了。

“我什麼時候騙過你,什麼時候答應你的事情冇有做到?好了,彆胡思亂想了,找軒軒的事情就交給我們男人去做,你現在就不要跟著操心了,嗯?”景沐辰笑了笑:“我去看看萌萌。”景沐辰先出去了。

師傅說的不是冇有道理,隻是道理歸道理,江怡墨該擔心還是會擔心的呀!

“好了,彆擔心了。”沈謹塵拍了拍小墨,讓她淡定一點。

平時小墨也挺淡定的,在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她比誰都順手,搞風投更是成了一個神話,隻是現在的她確實心虛,隻要一天不找到軒軒,一天都是害怕的。

廚房裡。

江萌萌正在那裡洗水果,剛剛洗好,現在在切。

她的臉還是好紅好紅,一想到剛纔初次與姐夫沈謹塵見麵,江萌萌現在還心跳加速。

江萌萌一直覺得自己是個特彆渺小的人,就算她現在的老公是世界首富,但她從來冇有一種當上首富太太多了不起的感覺。

江萌萌每天的生活還是冇啥變化,白天去集團,晚上就和喜歡的人待在一起。直到今天見到了姐夫,看到姐姐身邊都是優秀的人,江萌萌才發現自己生活的圈了是很不一樣的。

她這麼弱,會不會讓彆人在姐姐背後說閒話?還有沐辰,他的那些朋友呀,手下呀,合作夥伴呀,知道他的老婆是一個啞巴,會不會也同樣如此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