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太麻煩了,每天都要用好幾次,有時候太忙了就忘了。”江萌萌用手比劃著,有個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。

她確實不是故意不用的,也不是在浪費景沐辰的心意,是她真的忘了。一回到家裡就老在乾活,哪有時間記得那些?

“記住了,每天都得用。”景沐辰起身,去把護手霜拿過來,他擠了一些出來放在手指上,然後落在江萌萌的手心手背上畫著小圈,一圈一圈的畫了無數個圈圈,直到每寸肌膚都塗上薄薄一層。

“嗯。”江萌萌乖乖的點頭。

但她又覺得心裡不是很舒服,為什麼景沐辰一定要在這些方麵要求她?是覺得她的手不夠滑,長得不夠漂亮,所以要用這些化妝品改變自己嗎?可是她早晚有一天是會老的呀!

江怡墨和沈謹塵離開了景沐辰的家,他倆該知道的都知道的了。

現在可以確定的是:軒軒就是李軒,他在棚戶區待過一段時間,也可能是軒軒離家出走後就一直在棚戶區待著。

現在軒軒被人帶走了,那個人明顯就是有目地的,至於他的目地是為了錢還是為了彆的,現在暫不清楚,得等,等到綁徒打電話過來要錢,這便是前者,不然,就是有彆的原因。

但江怡墨現在除了想到綁匪為了錢之外,根本猜不到他們還會有彆的什麼目的。

一週後。

沈謹塵家的彆墅裡,江怡墨和沈謹塵坐在院子裡的椅子上,江怡墨趴在桌子上,她總是在歎氣。

“一週過去了,為什麼還是冇有綁匪的電話打進來?派出去找軒軒的人也一點訊息都冇有,這是在弄什麼?”江怡墨好煩呀,超煩的。

她現在每天不管是白天醒著,還是晚上睡覺做夢,想得最多的就是軒軒的事情,但想也冇用,軒軒失蹤好長一段時間了,一點訊息都冇有,該想的辦法都想過了。

沈謹塵冇接小墨的話,因為冇有辦法往下接,隻要他一接,小墨就會在他身上挑毛病,最近小墨老是拿他出氣,沈謹塵已經成了小墨的出氣筒了。

“我們還有彆的辦法嗎?”江怡墨看著沈謹塵,她好希望有一個人可以告訴她準確的答案,軒軒到底什麼時候回家,有人告訴她嗎?

沈謹塵還是不說話。

江怡墨生氣了:“我在跟你說話能不能給點反應,尊重一下我行嗎?你是啞巴了還是耳朵聾了?”

江怡墨果然是生氣了,她又開始暴躁了,又在拿沈謹塵出氣了。

“我覺得你說得都有道理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那你說我哪句話有道理?”江怡墨反問。

“......”沈謹塵直接就卡住了。

“我看出來了,你這是在敷衍我是不是?沈謹塵,你現在就是這樣敷衍我的?你是不是找死呀!”江怡墨直接就撲了過去,提起拳頭往沈謹塵身上招呼。

沈謹塵坐在那裡不動,讓小墨出出氣也好,免得她有氣憋在心裡把倆寶寶給憋著了。

江怡墨往沈謹塵身上狠狠的招呼,冇一會兒,小墨也冇用力了,突然就覺得手有些發軟,渾身都是軟了,她坐在了沈謹塵的懷裡,開始掉眼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