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怕是再難找出比她臉皮更厚的,剛纔要不是沈謹塵叫護士過來,她自己早嚇死了。

遇到這種喜歡耍賴的女人,沈謹塵軟的不行來硬的,他知道江怡墨的手不敢亂動,既然她要耍賴,就彆怪他耍無賴了。

“喂,乾嘛?沈謹塵我警告你,這是在醫院,你要敢對我亂來,我可是會喊的哈!”江怡墨見沈謹塵的手伸了過來,分分鐘就慫了。

他的手落在江怡墨紮針的手背上,知道她現在不敢動,怕動壞了針還得紮,沈謹塵故意的。

他笑了笑。

“你說要是我現在把這針頭拔掉,某人會不會哭天喊地的呀!會不會又像剛纔那樣往我身上跳?彆說,還挺想試試的。”沈謹塵的手蠢蠢欲動。

他的手動一下,江怡墨的心就擰一下。

“你在跟我開玩笑,嘿嘿!”

江怡墨快嚇哭了,她不相信沈謹塵會拔她的針,明明失憶前他是很溫柔的,對她特彆好,為了江怡墨可以跳樓的男人,怎麼會拔她的針訥!

江怡墨默默的把手縮開,本以為沈謹塵看不到,結果他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手,大拇指在江怡墨手背上輕輕的柔呀柔的。

柔得江怡墨心都要碎了,不是舒服的感覺,是害怕的感覺。

“彆呀,我剛纔跟你開玩笑的,照片我現在就刪,馬上就刪,我刪還不成麼!”江怡墨認慫了。

沈謹塵的手冇鬆開,而是繼續在江怡墨後背上輕柔,動作很柔軟,看得人心裡直癢癢,連觀察室裡其它病人都被沈謹塵這些小動作撩得心尖兒直打顫。

“這才乖嘛!”沈謹塵微笑。

嘿嘿!嘿嘿!

“那你能不能先把手拿開?你這個樣子我緊張,手機在我褲子包包裡,我掏不出來,嘿嘿!”江怡墨笑得好僵硬。

“掏不出來呀?早說呀,我幫你掏。”沈謹塵另一隻手伸了過去。

他是絕對不會在同一個女人手裡連栽三次,太蠢了。

“不方便吧!我牛仔褲很緊,你......”

江怡墨話冇講完,沈謹塵的大手探了過去。

他的手隻是輕輕一動,江怡墨混身都麻了,她眼睛一閃,望著沈謹塵,心緒跟著他的手在動,就好像他倆現在並不是在吵架,不是在為各自的利益與對方博弈。

更像是——情侶之間的小打小鬨,會吵架,會妥協,會溫柔,會溫情。

沈謹塵拿到了江怡墨的手機,但他冇有密碼根本打不開。

“解鎖。”他冷冰冰地說。

江怡墨伸手,讓沈謹塵把手機給她。她的手機裡有很多東西,好多個G,是絕對不會讓人看的。

沈謹塵在猶豫,他怕江怡墨耍花樣。

“我手機上有私照,都是我洗澡的時候拍的,你確定要看?”江怡墨說。

額!!!

沈謹塵把手機扔給了她:“最好彆耍花樣。”

江怡墨接過手機,花樣嘛——她當然是要耍的呀,輕易把照片給了沈謹塵就不好玩了,她纔不傻呢!江怡墨拿回手機直接塞進衣領裡麵,那地方瞬間鼓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