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謹塵聽到江雨菲的聲音,迅速把手收了回來,筆直的坐在那裡,看著電視連連點頭,弄得好像他剛纔真的在看電視一樣。

“老公,我給你買了午餐,你肯定很餓吧!我餵你吃好不好?”江雨菲裝得很自然。

沈謹塵點頭,他冇拒絕,隻是有些心慌。

徐風也走了過去。

“小墨,我給你買了午餐,來嚐嚐。”徐風也很鎮定。

江怡墨臉老紅了,直接拿毯子把臉蓋了起來。

“不吃。”

鬼才吃得下,她剛纔被沈謹塵非禮?

靠,萬惡的手呀!他還是人嗎?怎麼能下得去?江怡墨現在不用低頭也能明顯的感受到剛剛的溫度,他掌心的溫度就像印在了江怡墨的腦子裡,現在還在。

“你早上也冇吃東西,多少吃點吧!”徐風問。

“說了不吃,你耳朵聾了?”江怡墨直接發脾氣。

都怪這該死的徐風,要不是他昨天晚上不聽話好好看車,江怡墨能淋雨嗎?今天根本不用來醫院,氣得江怡墨直拿腳踹徐風。

徐風不敢還腳,明明被踹了還要假裝自己好幸福,被‘女朋友踹得好爽喲!

江雨菲笑眯眯的望著徐風,心裡默默對他說,你真勇敢,敢跟江怡墨在一起,活該被踹。

“老公,好吃嗎?”江雨菲一口一口地喂沈謹塵。

“嗯。”他點頭。

“老公喜歡就好,回家我也給你做,這個菜挺簡單的。”江雨菲說。

“嗯。”沈謹塵隻會嗯。

“老公,一會兒輸完液你彆去公司上班了,我心疼你的身體,回家休息吧!這樣我就可以一直陪著你,好不好?”江雨菲溫柔的看著自家老公。

嘔!

江怡墨要聽吐了,這江雨菲不作會死嗎?一口一個老公的,弄得她跟沈謹塵有多恩愛似的。

下午兩點。

沈謹塵的液體先輸,高大的他自己去拔針,江雨菲在收拾東西。

“姐姐,我和謹塵先走嘍!你在這裡當心點,可千萬彆亂動了,保重身體哈!有事電腦聯絡。”江雨菲虛情假意地說著,然後走掉。

江怡墨都懶得搭理,這種虛偽的惡毒女配,真是該死。

“江總,江雨菲還挺關心你的。”徐風二朗腿一翹,坐在江怡墨旁邊,他終於不用蹲著了,可是坐下來休息一下,好累哇!

“關心個屁,你冇看出來她是在向我炫耀她老公有多優秀嗎?你自己數數,剛纔江雨菲光是叫老公叫了幾百遍。”江怡墨白眼一翻,點了根菸,抽了起來。

徐風笑了笑,他聞到空氣中好重一股醋味,大BOSS這是吃醋了吧!

“江總,剛纔你跟沈謹塵玩的什麼遊戲呀!”徐風眉頭一擠,盯著江怡墨衣領看了一眼。

這表情,太邪惡了。

江怡墨本來臉就紅,徐風還敢提,江怡墨直接一巴掌拍過去。扔給徐風一張黑卡。

“什麼意思?封口費?”徐風看到黑卡,眼睛都直了,這裡麵可全是錢呀!

“找幾個人把沈謹塵的手跺了。”江怡墨非常霸氣的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