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跺手?

“江總,你認真的?沈謹塵就是摸了你一下,這就要跺他的手,不太好吧!”徐風不想接這活兒。

沈謹塵又不是一般人,沈氏集團的總裁,在F國那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。而且聽說他身手特彆強,小混混怕不是他的對手。

“我說跺就跺,你要不去辦,我就找人把你的手跺了。”江怡墨一聲吼,徐風立馬就慫了。

“行,行,我去辦,我找人去教訓他。”徐風趕緊把卡收起來。

真的去跺沈謹塵的手肯定不成,不過找人打他一頓還是可以的,反正事兒得辦。

下午五點!

江怡墨的液體終於輸完了,但是明天還得接著來,誰讓她現在高燒都冇退?一會兒燒一會兒退,非常不穩定,怕是得連輸好幾天,有得江怡墨受的。

徐風把江怡墨送回家就離開了。

江怡墨躺在沙發上,睡得迷迷糊糊的。

她聽到有人在敲門!徐風不是纔剛走嗎?怎麼又回來了?江怡墨賴了會兒纔去開門。

拉開門的她直接靠在門上,站都站不穩。

李修趕緊衝過來,把江怡墨打橫抱走,還挺霸道的。

“是你?”江怡墨看著他的臉。

李修今天冇有戴麵具,如果不自報家門很難知道他是誰。但江怡墨偏偏記得這張臉,她不是江怡墨大學時的同學嗎?

不是一個班的,是同級隔壁班的,原名叫什麼給忘了,但臉肯定是記得的。

李修把江怡墨放在沙發上,跪在地板上,拉著江怡墨的手,眼睛很溫柔。

“看來,你都記起來了,冇錯,是我,咱們以前一個大學的。”李修不否認。

昨天晚上在會所,他當時就認出了江怡墨。

“等等。”

江怡墨甩開李修的手,自己坐了起來。

“所以,你在大學的時候,就在兼職做男公關?”江怡墨問。

當時,在大學校江怡墨聽到了李修的傳言,說是給他錢,他就願意陪。他長得確實很帥氣,陽光小男生,皮膚白白的,有做小白臉的潛力。

當時在大學時,有不少女同學往他身上花錢,好幾次江怡墨都看到李修和各種美女同學在一起,原來是真的,他早就乾這行了。

“嗯。”李修點頭。

“你早就認識江雨菲,五年前同學聚會上,也是你和江雨菲商量好,對我做了那件事?”江怡墨的拳頭捏了起來。

講真,她很想打李修。

就是這個混蛋,毀了她一生,奪了她第一次。

“對不起,當時我爸爸得了癌症,需要一大筆錢,我實在是冇有辦法,隻能去乾公關。但那些錢猶如杯水車薪根本解決不了問題。後來江雨菲找到了我,說有筆大買賣介紹給我,她出手挺大方的,我就......”李修難過的低下頭,像是在慚愧。

看來,罪魁禍首是江雨菲,李修頂多就是一顆棋子,拿錢辦事,但他這種行為嚴重傷害到了江怡墨,不會輕易放過他的。

不過現在,暫時不是對李修下手的時候,江怡墨的拳頭慢慢的鬆開,她趴在沙發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