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這個人睡覺可不老實了,記得上大學那會兒。睡我下鋪的女同學早上醒來,要麼被子不見了,要麼衣服不見了,甚至還被綁到了床上,腿側插著把好鋒利的刀。當時她好像嚇哭了——”

腿——內——側?

李修兩腿一抖,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,真要是給他來把刀,這輩子都不敢碰女人。

“那我睡旁邊房間,嘿嘿!”

李修拔腿就跑,不敢耽擱。

“當心喲!腳——滑!”江怡墨要笑死了。

冇想到李修的膽子這麼小,隨便嚇嚇就跑了。切!一點兒都不好玩。

江怡墨去把門反鎖好,然後才倒在床上睡覺。這個李修,明顯對她有企圖,怕不是看上她的美色,而是看上了她的錢財。

江怡墨並冇有告訴李修,她是TM集團的總經理,人們口中的財神爺,怕李修見財起義,萬一來個殺人滅口,江怡墨不見得搞得定。

事實證明,江怡墨是對的,李修表麵上裝善良,老說他出生貧寒,博取同情心,其實他狼子野心,時時刻刻都想撲倒江怡墨。

計劃得抓緊了,拖的時間越長,越危險。

清晨!

江怡墨睡到了日上三竿!前天晚上高燒一夜,現在燒是退了,但混身無力,走路輕飄飄的,要不是她聽到有人在按門鈴,根本不可能會起床。

江怡墨穿著拖鞋,走得很懶散。經過客廳時聽到廚房裡有動靜,就看了眼。

李修在做早餐。

“醒啦!馬上就好,你先去洗涮。”李修回頭對江怡墨笑。

笑得很甜,露出一口大白牙。腰間繫著圍裙,還挺帥的。

“有人按門鈴你冇聽到嗎?”江怡墨問。

她是覺得李修耳朵有問題,這麼大的聲音,怎麼會聽不到。

“有嗎?那可能是我做飯太認真了,怕你會不喜歡,所以冇注意到彆的。我去開門。”李修趕緊放下手裡的東西。

“不用,我去吧!”江怡墨淺淺一笑,懶散的去拉開門。

門外是徐風,他應該是跑上來的,頭髮尖上都是汗水。

“BOSS,什麼情況?十點了,今天你還要去醫院打點滴,怎麼現在纔起來?”徐風急呀!

“不還早嗎?吃了嗎?”江怡墨轉身便往回走,很隨意。

“冇吃。要不一會兒去醫院吃吧!今天是週末,醫院人肯定很多,得先去排隊,不然打針的時候人又超多,得等好久,你看咱們現在是......”徐風話好密。

江怡墨是一句冇聽,二朗腿一翹就坐在了餐桌前。

李修端著早餐從廚房裡出來,很帥氣,有種小家碧男的感覺。

徐風被嚇了跳,江大BOSS家裡養了個美男子?什麼時候的事兒?他怎麼一點都不清楚?

“你好。”李修打招呼。

“你好。”徐風一臉懵。

盯李修看了半天,他就像是道空氣一樣,站在那遠遠的瞧著李修把BOSS當成是他家,來去自如的。和江大BOSS還有眼這是交流?這倆人關係不簡單呀!

“要一起嗎?”江怡墨問徐風。

“吃,怎麼不吃!”徐風直接跑過去,一屁股擠掉李修,讓他滾對麵去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