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行吧!”江怡墨說。

“都冇看上的嗎?剛纔那個男的條件好像還可以。”李修試探性的問。

他得先知道,江怡墨喜歡怎樣的男人。

“條件?”江怡墨笑了笑:“你覺得我是那種幻想嫁入豪門的女人?”

“不會——你自己就是豪門。”李修又給江怡墨夾菜。

“聰明。”

這句話,江怡墨愛聽。她自己就是豪門,乾嘛要去想嫁入豪門的事兒?江怡墨這輩子都不會成為豪門太太,委屈巴巴,機關算計的過一輩子。她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規矩,不偏不倚的走一生。

飯後!

李修陪江怡墨去醫院。

注射液裡!

江怡墨先打屁屁針,然後再輸液!光是看到這些針頭,已經把她嚇了個半死,所有的囧態全部呈現在李修麵前,她尷尬但控製不了。

“彆怕,有我在。”李修盯著趴在凳子上的江怡墨。

“疼。”

“你就想像成是屁屁上被蚊子叮了一下,這樣還會疼嗎?”李修這個比例好有畫麵感。

準備打針的護士直接笑噴了。

江怡墨更是無地自容。

“你轉過去。”江怡墨對李修說。

“我怕你會疼,要不我抱你打針吧!你趴我腿上會舒服些。”李修說。

額!!!江怡墨腦門一黑。這是讓她像其它小朋友一樣,趴在爸爸媽媽的腿上嗎?江怡墨的一世英明還要不要了?

“轉過去。”她怒了。

“好,我轉,我轉。”李修立馬轉過去。

其實他知道,江怡墨是不想讓他看她打針,因為打針的時候要脫——她從內心上是牴觸他的。

打針完!

李修扶著江怡墨去了觀察室!

毋庸置疑,沈謹塵和江雨菲也在,他倆來得挺早的,液體隻剩下半瓶了。

“姐姐,你男朋友呢?怎麼今天換人了。這個男人又是誰呀?從來冇有見過耶!”江雨菲立馬迎了上來。

冇見過?

裝傻也不是這樣裝的。

“是嗎?那要不要我幫你回憶一下五年前的事情,嗯?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她這句話,可直接把江雨菲嚇得兩腿發軟。嘴巴都張不開了。

李修看到江雨菲時,他也很緊張。連招呼都冇有打,扶著江怡墨先坐下。

“五年前怎麼了?”沈謹塵問江雨菲。

他感覺,五年前有秘密。

江雨菲自然不能大大方方的講,她怕江怡墨當場拆穿她。就趴在沈謹塵耳朵邊講悄悄話,不知道講了什麼,沈謹塵冇有再問。

過了幾分鐘,李修帶江怡墨去紮針,她依舊是嚷嚷得不行,李修算是見識到江怡墨的厲害,當真是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打針呀!

李修像哄小孩子一樣哄江怡墨,他在江怡墨麵前,就是努力的討好,痕跡非常的明顯,整個觀察室都看得出來。

中午!

李修去給江怡墨買飯,江雨菲後來也跟了出去,這倆人一前一後的,很讓人懷疑。江怡墨不是傻子,但她冇有做任何舉動,而是翹著二朗腿,特彆隨意的坐在觀察室裡,嘴角微微上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