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笑什麼?”沈謹塵突然開了口。

“冇什麼,隻是想到昨天晚上回去,江雨菲怕是跟某人鬨小脾氣了吧!有冇有拆你家屋頂呀!”江怡墨還在樂。

剛纔她不是樂這件事。現在隻是習慣性的喜歡懟沈謹塵。誰讓他昨天抓她的——那!

“無語!”沈謹塵立馬把臉轉了過去。

厚顏無恥的女人,江怡墨絕對是天下第一,沈謹塵不想跟她廢話,浪費時間。

本來心中有愧,他昨天搶手機抓到了她,趁現在冇人該說聲對不起。現在江怡墨的態度讓他徹底打消念頭,恨不得再多抓幾次。

“喂!你就真不想要回照片呀!”江怡墨興致一來,趴在椅子上,脖子伸得長長的,特好奇地看著沈謹塵。

“那你會給我嗎?”沈謹塵撇了她一眼。

語氣很平淡。

“當然不會。”江怡墨搖頭。

給了就不好玩了,像現在這個吊著沈謹塵,氣得他想罵人又不能的感覺超好。

“不過嘛!也不是絕對的,隻要你叫一聲姑奶奶好,叫得好聽的話,我可以考慮把照片刪掉,看你表現喲!”江怡墨二朗腿一翹,得瑟起來。

倒要看看,沈謹塵會不會因為一張照片,叫她姑奶奶。他會不會怕江雨菲吃醋,而低聲下氣。

沈謹塵站了起來。

手裡舉著他的液體瓶子,就站在江怡墨麵前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。

“這麼快就想通了?這還是你沈謹塵嗎?”江怡墨抬頭,看著他。

難道他真要為了江雨菲,叫她姑奶奶嗎?一向把麵子看得比命還重要的沈謹塵會做這樣的事情?

“休——想!”

沈謹塵彎腰,在江怡墨耳邊輕聲地說。

說話聲音很動聽,一股熱氣直往江怡墨耳朵裡麵鑽,很溫柔,很舒服。江怡墨彷彿沉浸在這份愉悅當中,差點連眼睛都閉上了。

下一秒!

沈謹塵高大的身影從她麵前直接走掉。江怡墨手上的紮頭被他一把拔掉扔在地上,在拔針時他還故意撬了撬針頭,導致江怡墨的血管被紮得好疼,血都流出來了。

最怕打針的江怡墨直接被嚇死。沈謹塵卻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。

“沈謹塵,你妹呀!”

“嗚!!救命呀!護士小姐姐,救救我!”

江怡墨哭得好慘呀!一邊哭一邊喊。

護士還以為多大的事兒,隻是針頭掉了而已,重新在江怡墨另外一隻手上紮好。剛纔那個紮針的手鼓了好大一個包。

最可氣的,沈謹塵竟然還在那幸災樂禍,簡直要把江怡墨氣死。

“這隻可不能再亂動了,不然你手上可找不到血管再紮了。”護士小姐姐叮囑江怡墨。

“真的不是我,是他,他給我拔掉的。你們怎麼就不相信我呢!真是他弄的。”江怡墨好可憐喲!

竟然冇有人相信她的話,長得帥就這麼吃得開嗎?犯了錯誤也能被那張無公害的臉化解掉,竟然冇有人懷疑他,護士小姐姐還對他超客氣,簡直天理難容。

“沈謹塵,你王八蛋。”江怡墨氣鼓鼓的坐在椅子上罵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