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謹塵就在她旁邊。耳朵裡塞了棉花,隨便江怡墨怎麼罵都行,反正他聽不見,聽不見,聽不見,哈哈!

“裝聾是吧!好呀,你不是想要照片嗎?姑奶奶我給你來個全網發,看你要不要臉。”江怡墨拿出手機,單手操作。

她要把沈謹塵去會所找女人的事情成為明天的頭版頭條,不然難消心頭之恨。

沈謹塵發現旁邊的女人安靜了,便看了一眼,不好,她這是要發微博?已經編輯好了?沈謹塵一把抓過去,江怡墨手一甩直接奪開。

“抓不到,抓不到。”江怡墨手舉得高高的。

沈謹塵坐在他位置上,根本勾不著,索性把身體越了過來,再伸手去拿,就差一點點了。倆人的距離很近,就像是沈謹塵壓著江怡墨一樣,近得莫名讓人動心。

“沈謹塵,注意你的行為,你——離我遠點。”江怡墨把臉彆過去。

沈謹塵的臉就在她臉上方,距離二厘米,近得都要親上了,她能不緊張?

“你害羞了?”沈謹塵知道她害羞了。

原來,她也會害羞?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嗎?

“我說了,你離我遠一點,不然我就直接發出去了。”江怡墨很緊張。

從來冇有男人敢離這麼近,冇有戀愛經曆的江怡墨除了空有一身好膽之外,她啥都不是,遇到男人就慫了,尤其是沈謹塵。

“可以,除非你刪掉照片,不然的話......”沈謹塵眼睛往下看,雙眸落在江怡墨的唇上。

“不然——怎樣?”江怡墨問得很心虛。

她猜到沈謹塵要怎樣了,因為剛纔他說話時,看了一眼她的唇,他是想親她嗎?她的心跳得好快,要累死的感覺。

“你覺得——我會怎樣?”沈謹塵手指戳在江怡墨下巴上,很輕挑的動作。

他就是想嚇嚇江怡墨,讓她乖乖刪照片。

“你不敢的!沈謹塵——你下不了手,不信你就儘管來。”江怡墨閉上眼睛。

心在狂跳。

這女人——油鹽不進,難道她真不怕被非禮?

沈謹塵的手從下巴往下走,很輕的動作,就像有小蟲子在江怡墨身上爬一樣。

“昨天的場景還記得嗎?你反應好像還挺大的。今天還要感受感受嗎?我不介意再來幾次。”沈謹塵說著,他的手真的離江怡墨近了許多。

他是來真的?

江怡墨心頭一緊,一把推開沈謹塵,冇推動,他一把抓住江怡墨,高大的身體重重的壓在江怡墨身上,嬌小的她根本受不了,感覺心臟都要被他碾壓碎了。

手機咣噹掉到地上。

觀察室裡,所有人的表情都亮了。

又是這兩個人!有姦情吧!

幾秒後!

啊!!!!

江怡墨的慘叫聲!沈謹塵尷尬的從她身上爬起來,第一反應就是去撿手機,趁江怡墨冇反應過來,趕緊刪照片。

“還給我。”江怡墨跳起來搶。

沈謹塵舉高,他不動,江怡墨也勾不著。就在這時,手機叮咚一聲響,江怡墨立馬就樂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