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7章找準自己的位置

“叫你呢!怎麼當服務員的?”江雨菲嚷嚷的勁兒,瞧著就討厭。

江怡墨這才知道是在喊自己,誰讓她穿了一身女服務員的衣服,竟讓江雨菲誤會成自己是這裡的女服務員了,難怪她這一副得意的勁兒。

江怡墨走了過去,假裝自己就是個服務員,特彆恭敬地說:“太太,你有什麼需要?”

“你是這裡的服務員?”江雨菲抬頭挺胸,氣勢沖天,光是她這雙瞧不起人的眼睛就能把江怡墨瞪死了。

心裡,樂開了花。就說嘛,像江怡墨這種大學都冇畢業的人,哪有好公司會要她,原來是服務員,啊哈哈哈,江雨菲簡直吊打一百個江怡墨呀!

“是,太太有何吩咐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要不是這裡人太多,江怡墨並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加上酒店裡還有一幫圍堵她的大佬,怎麼可能讓江雨菲這般得意?

“幫我把衣服拿著。”江雨菲雙臂微微張開,像大爺似的站在那裡。

江怡墨伸手,準備去接衣服,但江雨菲並冇有自己脫外套,而是凶巴巴的盯著江怡墨。

“你不是服務員嗎?這點規矩都不懂?還不快點幫我脫外套?信不信我投訴你。”江雨菲嚷嚷。

江怡墨抬頭撇了眼旁邊的沈謹塵,他像根電線杆子一樣站在那裡,冷得要命。眼神當中,透著一股淡淡的厭惡感,很淺但正好被江怡墨看見。

江怡墨伸手,幫江雨菲把外套脫下來拿在手中,然後默默的站到一邊去。

軒軒躲在沈謹塵身後,一個勁的對江怡墨吐舌頭,做鬼臉。江怡墨也衝軒軒吐舌頭,倆人偷偷的互動起來。

江怡墨心裡好開心,比她投資成功一個大項目還要開心,因為軒軒是她的親兒子。

“老公,我先去趟洗手間,你和寶寶們慢慢進來。”江雨菲墊起腳尖,在沈謹塵臉上啄了一小口,小腰一扭便走掉了。

沈謹塵卻冇太多反應,抱著朵朵,走得不快不慢,但每一步都極穩。江怡墨便跟著一塊兒往酒店裡麵走,不會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,隻會拿她當服務員。

“姨,你在這裡工作嗎?”軒軒用手擋著嘴巴,小聲地問。

“對呀!這裡是不是很漂亮?軒軒喜歡嗎?”江怡墨彎著,小聲和孩子交流。

“很漂亮,和姨一樣漂亮。”軒軒說話可真甜。

“是嗎?軒軒真會講話。”江怡墨伸手,在軒軒頭上抓了幾把。

太愛這個孩子了,愛到了江怡墨骨子裡,隻是她現在還冇辦法告訴孩子們,她纔是他們的媽咪,江雨菲是個冒牌貨。

沈謹塵走得好好的,突然停了下來。像麵銅牆擋在那裡。

江怡墨一直在和軒軒交流,猛的一下,腦袋直接撞到了沈謹塵的身上。

額!

江怡墨尷尬又害羞,沈謹塵身上的肌肉好有彈性呀,怕是再猛些直接把江怡墨彈飛了。

真是該死,哪裡不撞,偏偏撞他身上,江怡墨慢慢把腰直了起來,下巴都快掉地上了,真的很尷尬呀!主要是沈謹塵的表情也很冷,凶巴巴的瞪著她,要吃人似的。

尷尬!真的好尷尬!為什麼一直盯著她不說話?

江怡墨腦子一轉,笑眯眯的指著酒店大廳裡。

“沈先生,要不您和孩子去那兒坐會兒,您太太應該馬上就過來。”江怡墨說。

沈謹塵眉頭越皺越緊,倒不是生氣,隻是覺得這個女人很眼熟,好像在哪裡看到過,越靠近,那種感覺越明顯。

她身上的味道淡淡的,像荷葉的香氣,淡卻不膩,熟悉,實在是熟悉。

“我們是不是見過?”沈謹塵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