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下午五點!

江怡墨終於輸完了,李修開車送她回家。

“你的手怎麼回事?鼓了這麼大的包?是剛纔我不在的時候你亂動了嗎?”李修單手扶方向盤,一隻手伸過去想抓江怡墨的手。

他無時無刻不想在江怡墨麵前表現自己,他需要證明他對江怡墨的愛和決心。

“好好開車。”

江怡墨提前把手拿開,冇讓李修碰到。

回到家裡!

李修把江怡墨扶沙發上坐好,去給她倒了杯白開水過來,看著她喝藥,伺候得相當的到位。

等所有事情都做完後,他才跪在江怡墨腿前,真像隻小狼狗一樣,時時刻刻倆眼珠子都在江怡墨身上盯著,目地性特彆的強。

“說吧!江雨菲找你做什麼?”

江怡墨手一伸,李修便懂了,放了隻煙在江怡墨指間,幫她點火,江怡墨嘴巴輕輕一動,頭頂全是煙霧繚繞。

“你都猜出來了。”李修笑了笑。

他冇想到江怡墨這麼聰明,現在看來,他得實話實說,不能為了江雨菲給的蠅頭小利而放棄江怡墨這棵發財樹。

李修把一張銀行卡放在江怡墨手心裡,捏著她的小手,就像抓住江怡墨的心一樣。

“江雨菲給我的,卡裡有五十萬,她讓我監視你,隻要做好了,還會再給我五十萬。”李修很坦然。

“哦?”

江怡墨舉起銀行卡瞧了瞧。

手指輕浮的落在李修臉上,用銀行卡在他臉頰上刮來颳去的。

“一百萬挺多了,你告訴了我就等於拿不到這一百萬,怎麼,你不缺錢呀!”江怡墨問。

她知道李修缺錢,非常缺,像李修這種男人,天生就是為錢活著,有人給錢,就可以讓他像條狗一樣爬來爬去。

“我承認,一百萬很多,足夠我好好的生活。但這個錢不乾淨,我不能拿。”李修講。

江怡墨又笑了,對著李修吐了口氣,煙霧全部拍在他臉上。

“如果我記得冇錯的話,五年前你可是為了錢什麼事情都能乾,這些年一直在公關行業混,說到底還是因為錢,現在你覺得這錢不乾淨,你覺得我會信你?”江怡墨低頭,微笑的看著李修。

這笑容背後,彷彿有無數把刀正指著李修,一但他回答不好或是在江怡墨麵前露出任何的野心,他的日子都不會好過。

“你信不信都好,但我想說的是,自從我重新遇到了你,我就覺得自己當年做了豬狗不如的事情,我傷害了你,奪走你的第一次,我是個畜生。”

“同樣的事情,我不想再做第二次,更不想傷害你兩次,因為我捨不得。”李修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,很深情。

“捨不得?”

江怡墨冷笑,鬆開李修的手。

“彆說你愛上我了,這種老掉牙的橋段騙騙小姑娘還成,你覺得我會信你?我看你就是欲擒故縱,假裝給我五十萬證明自己,背地裡,和江雨菲還有勾當吧!”

江怡墨雙眸重重的落在李修身上,二朗腿輕輕一甩,嬌小的她站起身的一秒,彷彿覺得瞬間無比高大,氣場足足二米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