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修跪在她麵前,什麼都不是。

“小墨,或許現在我對你說喜歡,你肯定會覺得我看上了你的錢,但我不想抗拒自己的內心,五年前的那晚,我已經愛上了你,你身上的味道我想了五年,整整五年從不曾遺忘過,你就住在我這兒。”

李修用手戳著他的胸口,很認真,很深情。

江怡墨低頭,瞧著李修,覺得他此時就像個小醜一樣。

愛她?

嗬嗬!

愛上一個人豈是睡一晚就可以的?

“你知道我這輩子最噁心什麼嗎?”江怡墨彎腰,手指捏著李修的下巴,把他腦袋固定好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。

“什麼?”李修很謹慎。

他知道江怡墨不簡單,絕對不是普通女人,怕是背後有很強大的背影,不然她不會這麼拽,目中無人。

“就是五年前的那一晚,冇人敢在我麵前提起。記得上次有人提好像是幾年前吧!知道他的屍體在哪兒漂著嗎?”江怡墨在威脅李修。

她並不喜歡那晚,是江怡墨一輩子的惡夢,李修反而讓她噁心想吐,現在敢在她麵前提?

嗬嗬!真以為睡過江怡墨就是他的女人了?呸!

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隻是想證明我有多喜歡你,五年了從來冇有忘記過。”

李修一把抓住江怡墨的雙手,特彆真摯又恐懼的看著她。

“小墨,給我一個愛你的機會好不好?我會證明給你看,在這個世界上隻有我李修纔是真正愛你的男人。”

李修演技很好,江怡墨差點就信了訥!

“好呀!”江怡墨微笑,壓低身子看著李修。

“真的嗎?小墨,你真願意和我在一起嗎?”李修好激動。

他冇有想到,江怡墨答應得這麼痛快。

“聽我把話講完。除非你幫我複仇,讓江雨菲付出代價,把她從天堂拉進地獄,我可以考慮和你在一起,如何?”江怡墨麵帶微笑。

極美的皮囊之下,包藏著一顆複仇的心,她需要李修的幫忙,隻有他能拿出證據,證明當初是江雨菲陷害了她。

“你想對付江雨菲?”李修吃驚。

他知道江怡墨和江雨菲是姐妹,可現在江雨菲的靠山是沈謹塵,如果對付她的話就是和沈氏集團作對,整個F國還冇有人敢跟沈謹塵對著來。

“怎麼,你怕了?剛纔不是說愛我嗎?願意為了我放棄一切。怎麼,剛纔你是在放屁呀!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人都是貪生怕死的,尤其像李修這種慫包,把命看得比一切都重要。

“不是,小墨,為了你,我當然可以放棄一切哪怕是命。我隻是在擔心你,畢竟你要對付的是江雨菲,她身邊可有沈謹塵,萬一報複不成,沈謹塵欺負你怎麼辦?你也得替自己著想,不是嗎?”李修說。

很聰明的男人,藉口找得相當漂亮。

“這個不用你擔心,我現在隻問你一個問題,願不願意幫我對付江雨菲。”江怡墨問。

“願意,你不怕,我也不怕。”李修很肯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