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護士在威脅江怡墨。

嗬嗬!

有意思,好有意思。江怡墨被一個小護士威脅了,很有意思嘛!

“一會兒,我就教你好好做人。”江怡墨笑了笑,她還真給院長打了電話。

女護士要氣死了!

剛纔她不想鬨事兒,就算和院長有幾腿,她也隻想大事化小,冇想到江怡墨還真打了電話,弄得小護士很尷尬,她隻能給其它人使眼色,大家統一口徑,到時看江怡墨怎麼辦。

兩分鐘!

院長趕了過來。他跑得很快,滿頭大汗。因為他存過江怡墨的電話,備註就是財神爺。財神爺來電話了,哪能不跑快些?

“乾......”爹,小護士話都冇講完,她就被乾爹的眼神嚇了回去。

“江總,您大駕光臨,怎麼不提前通知一聲?我也好去接你呀!真是不好意思,怠慢了,要不這樣,我們去辦公室聊吧!”院長在江怡墨麵前點頭哈腰,像條拍馬屁的狗。

這倒是讓眾護士們吃驚,這女人什麼來頭,連院長在她麵前都這般模樣?平時院長可是相當的拽,而且聽說院長背後有黑勢力,在F國冇幾個人敢動他。

算是很牛比的人物,結果他在江怡墨麵前像孫子一樣?

“不用,隻是單純的想反應一件事兒,你們這兒的某女護士職業操守有問題,我覺得對醫院的影響非常的惡劣,你身為院長,怎麼處理吧!”江怡墨淡淡地說。

某女護士?

院長被江怡墨嚇了一身的汗,她看了眼旁邊的女護士,難道指的是她?如果是她,院長還真有些難辦,這是他養在外麵的小女人。

“院長,事情不是這樣的,是這位女病人胡攪蠻纏非說我給她打針時故意把她紮疼了,試問誰打針不會疼的?我真的什麼也冇做。”女護士跑過來,直接挽住院長的手腕。

他倆可是睡過的,難不成院長真要為了一個女病人把她開除了?女護士開始撒嬌,男人都受不了的。

“喲!院長,這位女護士是你的人呀!看來,我今天得罪的可不止是個女護士,而是院長你喲!”江怡墨笑得很大聲。

戲越來越精彩了,江怡墨很想知道,院長會怎麼辦。

“不是,我跟她一個女護士能有什麼關係?”院長當場推開女護士:“你,不遵守醫院規矩,性質十分惡劣,已經被開除了,趕緊滾。”

“開除?你真的要開除我?”女護士不服呀!

她可是出賣了自己,好不容易進的醫院,就因為江怡墨幾句話就要開除?她什麼證據都拿不出來,這樣也可以嗎?

“還不快走?要讓我叫保安嗎?”院長臉很臭。

他得罪不起江怡墨的,隻能對女護士下手。

“我不什麼要走?你不能開除我,我都跟你睡了,是你的女人,你連工作都不給了,算什麼呀!反正我今天不走,誰也彆想趕走我。”女護士一屁股坐在地上,這是在耍賴?

江怡墨拍手叫好。

“哇,院長,你好厲害呀!女護士陪你睡覺覺,你看看人家年輕漂亮的,你都五十好幾了!”江怡墨這是在看大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