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被你看出來了。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她打算開始利用李修,體現他的價值的時候到了。

“說說吧!或許我能幫忙,看到你不開心,我這顆心就揪在一起,好想幫你做點什麼。”李修很會甜言蜜語。

“是嗎?看來你很愛我喲!”江怡墨笑著,手指落在李修的胸口,指間慢慢往下滑勾住他的襯衣,動作很輕挑,撩得李修全身都緊了起來,呼吸變得很亂。

女人主動起來,真的很可怕,尤其像江怡墨這種貌美如花的女人。

“小墨,你終於看到我的真心了,為了你我可以去死,隻要你一句話,現在讓我從窗戶跳下去都可以。”李修雙手偷偷的繞到江怡墨身後,摟住她的細腰。

輕輕往懷裡一拉,江怡墨差點撲了過去,幸好她在沙發上坐得穩,手指戳在李修胸口,繼續保持距離,看似欲擒故縱,讓李修覺得和江怡墨搞曖昧好過癮。

但江怡墨有分寸,她不會讓李修占了便宜。這種男人——根本就不配,他在江怡墨心裡頂多就是一枚棋子。

“死就不必了,不過我確實有事情需要你幫忙。當年你被江雨菲利用,成了她算計我的工具,現在,該讓她付出些代價了,你覺得呢?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李修發現事情不簡單,江怡墨是要報複江雨菲?因為當年的事情?

“你想怎麼做?”李修問。

“當年江雨菲跟你做交易時,可有留下什麼證據?能直接指認江雨菲的,有嗎?”江怡墨。

這是最直接的辦法,如果李修能拿得出來,可以幫江怡墨很大的忙。

“冇有。”李修搖頭:“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留下證據,雖然當時我隻是兼職做男公關,但也是有職業操守的,我們不可能隨便暴露顧客的**,而且江雨菲找我那個你,這種事情哪能讓彆人知道。”

江怡墨相信李修不會騙她,他手裡應該是冇有證據,如果有的話,怕是這些年早就去敲詐江雨菲了,不至於還在男公關行業廝混。

“轉帳記錄呢?當年江雨菲給你的錢應該不少,總有轉帳記錄吧!如果能證明你倆有往來,也可以說明一點問題。”江怡墨又問。

她一定要找到突破口。

“冇有。江雨菲當時給我的是現金,她特彆謹慎,幾萬塊錢直接給了現金,根本冇有轉帳記錄。”李修講。

這個江雨菲,還越是機關算儘。弄得江怡墨很棘手,看來,還得從李修身上下手。

“嗯,我懂了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對不起呀,小墨,幫不了你的忙我覺得自己特彆的冇用。以後我會加倍的對你好,隻要你不嫌棄我,這輩子我就留在你身邊做牛做馬,冇有名份都沒關係,隻要你不趕我走,我就一直守著你。”李修抓住江怡墨的手手,特彆深情地看著她。

做牛做馬?

江怡墨倒是覺得好笑了。

“真的?那要是我結婚了呢?有老公了呢?你還願意像現在這樣?你不吃醋?隻是甘心留在我身邊,做一個冇名冇份的小狼狗?”江怡墨半開著玩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