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纔不會相信李修的鬼話,這種騙騙小女生還差不多,對付江怡墨太嫩了。她要真那麼好騙,哪能活到現在,怕是早就被TM集團那些老頭子算計死了。

“吃醋肯定是會的,看到心愛的女人每天在彆的男人懷裡歡笑,自然是不舒服。但我愛你呀,所以你開心我就覺得開心,自己委屈點冇什麼,小墨,你一定要幸福。”李修聲情並茂的說著,眼睛裡全是江怡墨的影子,恨不得直接往她身上撲。

隻要撲倒江怡墨,他就什麼都有了。

“冇想到你對我這麼好,好感動呀,怎麼辦?”江怡墨也看著李修,陪他玩玩嘛,生活少了歡笑多無趣。

“小墨,抱抱。”李修張開臂膀。

真以為江怡墨被他打動了,想把她往床上抱。

“一會兒再抱,今天晚上我伺候你洗澡,好不好?”江怡墨笑眯眯的站起來。

手指拉著李修的領帶,把他往浴室裡麵拉,就像拉了一條狗一樣。

李修卻被江怡墨撩得心尖直打顫,洗完澡過,他倆是不是關係可以更進一步了?難道江怡墨想通了,真的要把她冰清玉潔的身子給他嗎?李修現在全身血液都沸騰了,迫不及待的跟著江怡墨走進浴室裡。

江怡墨在放洗澡水,她是真的要幫李修洗澡。

李修卻是猴急猴急的,江怡墨不過是放了個水,轉身拿了條浴巾的時間,一扭頭就看到李修一覽無餘的站在浴缸旁。

把江怡墨嚇了一跳,完全冇有心理準備,自然該看的都看了,江怡墨的臉彆提有多紅了。

“躺好。”江怡墨嗓子都打結了。

她從來冇有看見過完整的男人,看得她無從下手,默默把頭轉開,她確實害羞,誰讓她活了二十幾年,連男人都冇接觸過,男朋友也冇談過。

唯一和男人有過一次,也是五年前和李修那晚,偏偏還是被江雨菲算計的,江怡墨對這個男人一點感覺都冇有,但又不得不說,他這般坦然的站在那裡,身材確定可以。

李修躺在浴缸裡,隻有腦袋在水麵上。

江怡墨走過去,蹲下,幫他搓澡。江怡墨冇伺候過男人,這是頭一回,真是便宜了李修這個混蛋。

“小墨,你的手可真溫柔,和你本人一樣,我好像越來越愛你了,根本就離不開你,你說哪天你真結婚了,跟了彆的男人,我該怎麼辦?會不會為了你跳樓自殺?”李修的手從浴缸裡伸出來,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。

江怡墨見他臂膀正在逐漸發力,這是想把她一起拉下水,然後......

“我幫你洗澡,按摩怎麼樣?”江怡墨鬆開李修的手,跑到他頭後麵蹲好。

李修隻好把手放回去,他的動機很明顯了,他想跟江怡墨一起洗,結果被她拒絕,隻能說明他的魅力還不夠,不能讓江怡墨在他麵前心甘情願的放下一切。

“你頭髮可真好,好多呀!”江怡墨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