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8章熟悉的味道

見過——嗎?

江怡墨瘋狂甩頭:“怎麼可能!我就是個小服務員,您身份尊貴,我們怎麼可能見過。”

沈謹塵還是覺得不對,但又實在想不起來,便抱著朵朵往大廳裡走。

軒軒趁爹地不注意,趕緊回頭:“姨,確實見過,那晚你送我和朵朵回家,爹地看到你了。”

“不過你放心,我冇告訴爹地你是誰,所以,他現在還不知道。”

軒軒很聰明,懂得幫人保守秘密。

“軒軒真棒,姨愛你喲!”江怡墨比芯。

“那我先過去了,爹地知道我亂跑肯定會生氣的。”軒軒跑得飛快。

江怡墨遠遠地瞧著,兩隻眼睛哪捨得離開倆孩子。

軒軒性格開朗,一看就是好孩子。朵朵長得很可愛,可她卻不會笑,話都不會講,招人心疼。

“啊!你怎麼回事!”一個服務員對江怡墨喊了起來。

服務員端著菜品經過,正好撞上了江怡墨,菜打翻了不說,江怡墨手裡的外套也弄臟了,該服務員竟然還把責任推到江怡墨身上,因為江怡墨的穿著告訴所有人,她也是服務員。

“什麼怎麼回事?我站在這裡都冇動,你自己撞我身上還說我怎麼回事?把你們經理叫過來。”江怡墨特彆強勢的說道。

莫名其妙被人冤枉,江怡墨自然生氣,也忽略了自己現在是名服務員的身份,而不是人民口中的財神爺,現在冇人會怕她的。

“叫經理也是你的錯,難不成你跟經理還有關係,會幫你撐腰不成?”服務員囂張又刁鑽,這是非得往江怡墨身上賴的意思。

這時,江雨菲上完洗手間回來了,正好看到這一幕,直接就衝了過去。

啪!一巴掌毫無防備的甩在江怡墨臉上。

“你怎麼回事兒?知道我這衣服多貴嗎?你這個服務員是怎麼當的,有冇有經過專業的訓練?把你們經理叫過來,我要投訴你們。”江雨菲囂張又強勢。

這麼好的機會,江雨菲不可能不利用。

她和江怡墨在打賭,誰能和TM集團簽約誰就贏,現在是在TM的地盤上,想必那位財神爺肯定在哪裡瞧著,如果現在讓江怡墨顏麵無存,證明她是個廢物,怕是誰也不敢跟她合作,江雨菲要讓江怡墨連談生意的資格都冇有。

“江雨菲,先不說這件衣服是不是我弄臟的,就算是,你就有資格打我了?還是說你覺得自己很拽,仗著有沈先生撐腰,就可以隨便對一個服務員動手?這就是沈太太的教養?”江怡墨理直氣壯。

既然江雨菲要作死,那就讓她作好了,她故意把沈二爺拉下水,就是想看看他會不會護著江雨菲,想知道他倆的感情是有多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