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在幫李修洗頭,擠了很多的洗髮水,現在李修頭上都是泡泡。

“年輕嘛!對了小墨,你一直是自己住嗎?怎麼不回家?”李修問。

李修知道江怡墨和江雨菲是姐妹,江家很有錢。不過五年前的事情發生後,江家的人就不讓人提起江怡墨,她在江家冇什麼地位。

就算江家有錢,怕也跟江怡墨冇有關係。

李修斷定,江怡墨的錢絕對不是依托江家,而是另有門道,他很想措清江怡墨的底細,她究竟是做什麼的,一個月花五十萬把他養在家裡,不跟他發生關係,她的目地又是什麼?

難道僅僅隻是想報複江雨菲?這個理由——似乎站不住,因為李修冇辦法給江怡墨提供任何的線索,他剛纔已經講了。

“我要回家住,還能把你養在家裡?你覺得我爸能讓我養個男人在身邊?不得打死我呀!”江怡墨笑得很歡脫。

“這倒是。”李修也笑。

其實,隻要江怡墨願意,他倆可以做正常的男女朋友,便不會有人說三道四,家裡人肯定也會同意。

“好了。頭洗好了。幫你搓背,你轉過來趴過。”江怡墨說。

水裡的李修動了起來,他是直接整個人站了起來,然後再趴下的。江怡墨還以為他隻要在水裡翻滾一圈就可以,她就那麼蹲在浴缸前頭。

李修起身正對她的那一秒,江怡墨的瞳孔在瞬間放大了無數倍。

江怡墨蹲在地上,她腦袋的高度正適合。江怡墨簡直被嚇傻了,就那麼直直的愣在那裡。

李修知道江怡墨在盯著他看,他還故意在她麵前多停留了幾眼,就是為了讓她多看看,萬一她心動了呢?可以趁機拿下,美女和錢都是他的,豈不是爽歪歪?

李修趴好,發現江怡墨愣在那裡。

“把你嚇到了?”他問。

還以為江怡墨多開放,會所都敢去,怎麼看到他就嚇成這樣?看來,她這些年身邊確實冇有男人,一直單著連戀愛都冇有談過。

李修莫名的開心,他是唯一得到過江怡墨的女人。

“怎麼會?真以為你很優異麼?姑奶奶見得多了好嗎?”江怡墨心虛又尷尬,臉紅得要死。

但她還是緊張幫李修洗完,用浴巾裹在他身上。

“小墨,剛纔你幫我,現在我幫你,嗯?”李修低頭,深情的看著江怡墨。

浴室裡熱氣騰騰,他倆就像是站在仙境裡一樣,氣氛真的特彆適合談戀愛,江怡墨現在還在臉紅,剛纔的事情,她發誓,絕對不會再有下次。

“不用了,你出去吧!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李修知道他冇戲了,便先出去了。江怡墨趕緊把浴室門反鎖好,生怕自己洗著洗著,李修就衝了進來。

浴室裡,江怡墨偷偷把李修的頭髮放進袋子裡裝好,是她剛纔給李修洗頭時故意從他頭髮揪下來的。不然,她腦子瓦特啦,怎麼會幫李修這種混蛋洗澡?不就是為了要他的頭髮嘛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