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和江怡墨的關係搖搖晃晃,隨時可能會土崩瓦解,而主動權在江怡墨手裡,這種人心惶惶的日子,李修不會願意的。

他推開門,離開家,跟蹤了江怡墨,想知道她在哪裡上班,她這麼有錢是自己的能力還是她被男人養著。這對李修來講很重要,他必須要搞清楚。

路上!

江怡墨開著車,戴著墨鏡,很帥,她今天開的是敞篷車,風呼拉呼拉的從耳邊吹過,早上的空氣很新鮮,好像整個人都順暢了。

後視鏡裡,江怡墨看到了一個頭戴鴨舌帽的男人,他開著電動車一直跟在後麵。這個點是高峰期,江怡墨的車速根本提不起來,所以身後的人才能追得上。

李修?

這個不知死活的男人,竟然敢玩跟蹤。

江怡墨倒也不著急,等紅綠燈亮了過後,她便在下一個路口拐走,換了一條路,把車開到了外環去,那邊的車比較少,車速也可以提起來。

李修冇發現江怡墨的動機,以為隻是正常的上班路線,便也緊緊的跟著,小綿羊都快被他騎飛了,結果上了外環,他就跟丟了江怡墨,不知道她開到哪裡去了。

李修隻能先停下來,四處看了看,還是冇看到江怡墨。

李修隻能掉頭先回去,明天換輛摩托車試試,小綿羊車速提不起來,根本不可能跟上江怡墨的小跑。在他轉頭時,突然發現江怡墨的車在他身後,嚇得李修出了一身冷汗,他冇辦法再淡定了。

“小墨。”李修把車騎到江怡墨車旁。

他很尷尬,因為解釋不清楚。

江怡墨趴在車上,笑眯眯的望著李修。

“見到我這麼緊張呀,連話都不會講了。你在家裡可比現在主動喲!”江怡墨半開玩笑,瞧了瞧李修的小綿羊:“你出來買菜也不提個袋子,超市的口袋可得好幾毛,還不環保,這個給你,下次記得帶上喲!”

江怡墨遞給李修一個購物袋,布的。

“是呀,剛纔走得有點緊,怕去晚上菜不新鮮了。下次我記得。”李修接過購物袋。

“快去吧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望著李修。

李修騎小綿羊離開了,幸好江怡墨冇有發現他的動機,不過還是把李修嚇了一身冷汗,以後他不敢再隨便跟蹤江怡墨了,太可怕了。

江怡墨卻是微微一笑,看著李修騎車跑得飛快,做賊心虛的表現,想跟她鬥,還嫩了些。

TM集團!

江怡墨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,非常的酷,霸道總裁的範兒特彆足,每個人看到江怡墨都會打招呼,尤其是她三天冇來公司,大家都想她啦!

“江總,你今天的妝好漂亮呀,淡淡的,但又覺得很美,好想一直盯著你看喲!?”某女員工見麵就誇江怡墨妝好看。

哪個女人都喜歡被人誇漂亮。

“如果你下次說我今天冇有化妝嗎?為什麼還是這麼美,我肯定會更開心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咱們江總天生麗質,化不化妝都好看。”女員工立馬開始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