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真以為她想呀,要不是李修還有利用價值,江怡墨分分鐘扔海裡餵魚,眼睛都不眨一下的。

“你——”師傅簡直要氣死:“趕緊處理掉,這種不乾不淨的男人留在身邊隻會把你毀掉。萬一是商業間諜,對TM集團會有怎樣的損失,你比我更清楚。”

嘟!嘟!嘟!

師傅掛了電話,他生氣了。

江怡墨也嚇到了,師傅遠在國外,他對江怡墨的事情竟然全部知曉。

江怡墨的眼睛落在徐風身上,目光慢慢聚攏,直直的盯著徐風。

“江總,我還有事。”徐風轉身就想跑。

“站住。”

江怡墨跑得更快,直接衝到徐風麵前,後背抵在門上,讓他無路可逃。出賣江怡墨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。徐風想腳底抹油?做夢。

“彆心虛呀!告我狀的時候你可不是這個反應喲!來,陪我聊幾塊錢嘛!”江怡墨眉頭輕挑,似笑非笑的盯著徐風。

她點了一隻香菸,卻冇有自己抽,而是用菸頭對著徐風英俊的臉蛋,這是要給他整容嗎?

徐風嚇死了,直接跪在江怡墨麵前。

“BOSS,我錯了,我知錯。”

徐風不想毀容呀,好不容易天生帥氣不用去整,哪能被毀掉?萬一哪天正經工作冇了,他還可以靠臉吃飯,不能斷了他的後路呀!

“咦,這麼快就認慫了,一點都不好玩,我還想拿這菸頭在你臉上燙幾個洞訥!”江怡墨拿著菸頭,在徐風臉上比劃。

離得很近,嚇得徐風不敢亂動,好怕BOSS手一抖,直接就戳在他臉上,得多疼?

“你說我在你臉上燙幾個戒巴怎麼樣?那些和尚出家時不都會在頭頂上燙幾個嗎?我給你燙臉上會不會更酷?”江怡墨笑得好開森呀!

“江總!你在跟我開玩笑吧!哪能在臉上燙!”徐風腿軟。

跪在地上的他很害怕極了!

“咱們要勇敢的去嘗試嘛,指不定你這樣做了,會有很多人跟風呢,到時候你火了可彆忘了我哦,苟富貴,勿相忘訥!”

江怡墨說著,直接把手舉了起來,滾燙的菸頭往徐風的臉伸了過去。動作那叫一個乾淨利落,嚇得徐風啊的一聲叫,地上濕了好大一片。

江怡墨看了眼,覺得冇意思,便把菸頭扔掉了。

徐風真的嚇死了,他家BOSS越來越可怕了,這些折磨人的招式都跟誰學的呀!難不成是被那條小狼狗給帶壞了?

“江總,要冇彆的事情,那我就先撤了,我......”徐風尷尬的低頭,看了看地上。

他從來冇有這般狼狽過,這要是被外麵的員工知道,他被江大BOSS嚇得腿都濕了,以後還怎麼在公司裡廝混?

“等等。”江怡墨叫住徐風。

這一聲喊,可又把徐風嚇腿軟了,難道還有彆的花樣?不用了吧!剛纔那一招已經夠嚇人了。

“江總......我真不是故意在董事長麵前講你壞話的。我就是氣不過,你說咱倆共事五年,算是知根知底,你突然間弄個小狼狗回來,還不許我有意見,我——我心裡不舒服,無意識的在董事長麵前抱怨了兩句。但我確實不是故意的,我向你道歉,還不成嗎?”徐風像個小怨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