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徐風心裡,江怡墨是財神爺,是女神,她的地位很高很高,徐風一直把她供著,心甘情願的幫她做事情。

可現在,江怡墨帶小狼狗回家,成天和一個不清不楚的男人廝混在一起。怕是那個家裡四處都是硝煙味吧!徐風也是男人,他不用想都知道BOSS和小狼狗在家裡有多快樂。

徐風就是不痛快,他不想自家BOSS這般墮落,要找男朋友就好好談,隨便從會所領個男人回家算怎麼回事?

江怡墨懂了。

她起身,把徐風扶起來,特彆認真的看著他。

“擔心我?”她問。

好曖昧的口氣,弄得好像他倆有啥似的。

徐風確實是擔心,他不擔心乾嘛在這裡發神經?有病呀!

“你還是自己擔心自己吧!”徐風說。

江怡墨卻笑了,被人擔心的感覺蠻好的,她一直拿徐風當好朋友好閨蜜。

“我說你是真傻還是假傻?之前讓你幫我查人,後來查到在會所,我現在帶個男人回家你就一點不懷疑,反倒覺得是我對小狼狗生情,你怎麼想的?智商被狗吃了?”江怡墨說。

徐風一愣。

“李修就是當年欺負過你的男人?”徐風瞬間反應過來。

這下,他全明白了,難怪江大BOSS會把人帶回家,原來小狼狗的身份很特殊呀!可為什麼要養在家裡?難道BOSS想要跟他培養感情,假戲真做嗎?

“是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“那你現在把他養家裡,你的意思是?”徐風問。

江怡墨一巴掌拍在徐風頭上,這傢夥智商肯定被狗吃了,淨想些亂七八糟的事兒。

“當然是報仇呀,你真當我江怡墨缺男人呀!”江怡墨好氣。

徐風卻笑了,歡喜地拉著江怡墨的手轉圈圈,畫風變得好快。

“我就說嘛,咱們家大BOSS怎麼會看上一隻小狼狗呀!原來你是有計劃呀!”徐風很開心。

“瞧你,笑成這樣,我差點以為你愛上了我了。”江怡墨也笑了起來。

“愛,一直都愛,你纔看出來呀!”徐風繼續拉著江怡墨轉圈圈。

“去死!”江怡墨一腳踹過去。

“學校有認識的人嗎?”江怡墨問徐風。

“哪所學校?”徐風問。

“軒軒所在的學校,我需要去找他一趟,現在得混進學校裡去,如果下午去的話怕會被沈謹塵撞上。”江怡墨說。

李修的頭髮弄到了,現在還差軒軒的。

“這個好辦,我馬上安排。”徐風一通電話打出去,直接就搞定了。

“可以嘛,速度很快,加工資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提著手包便出去了。

徐風卻是一臉擔心的看著自家BOSS,她表麵上很開心,霸氣,灑脫,好像事事都掌握在心裡一樣,冇有能跟她做對。可徐風知道,BOSS的內心是脆弱的,她處心積慮的謀劃一切,步步小心謹慎,她很累。

半小時後!

江怡墨買了些吃的帶去學校,徐風給她弄了一個工作牌,可以自由進入學校。剛開始江怡墨還懷疑,這麼個小小的牌子真的管用?

結果江怡墨真的進去了,保安大爺都冇問她乾嘛的,直接放行,江怡墨瞬間就覺得徐風挺靠譜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