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是課間休息的時間,江怡墨在操場上看到了軒軒。

他正在和一個小胖子比誰跑得快,江怡墨遠遠瞧著。軒軒人瘦,動作也快,他三次都贏了胖子。小胖就不服氣了,一把推開軒軒。

軒軒當即便摔在了地上,還不等他站起來,小胖子一腳踹在軒軒肚子上,把他吃得死死的。

靠!幼兒園就有校園暴力嗎?

江怡墨直接衝過去,一把拽住胖子的手,把他推開。

“軒軒,你怎麼了?有冇有受傷?”江怡墨很緊張軒軒。

這可是她親兒子,財神爺的親兒子也敢欺負?我看這胖子一家子是不想發財了吧!想有血光之災。

“姨,我冇事。”軒軒看到江怡墨替自己出頭,他很開心。

“怎麼能冇事?這胖子少說也有一百斤,等著,姨這就給你出氣。”江怡墨把軒軒護在身上。

凶神惡煞的看著小胖子。

“道歉。”江怡墨人狠話不多。

“我為什麼要道歉?剛纔是他自己摔倒的,關我屁事呀!”小胖子好拽。

不道歉就算了,說話還橫,轉身就想走?

那不好意思,他得罪了江怡墨,今天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的。

“把人推倒踩在地上,你還理直氣壯了?行呀,那我也把你推倒踩在地上假裝啥事兒冇發生,拍拍屁屁就走唄!”

江怡墨說到做到,她直接把胖子推倒,送他一腳,比剛纔小胖子踹軒軒的時候狠一點。

哇!嗚!哇!!

小胖子哭了起來,四腳朝天,哭得稀碎。

“咦,你這胖子可真有意思呀!你欺負同學死不悔改,現在還好意思哭?你有臉冇臉,你爸媽怎麼教育你的?”江怡墨頭一次遇到這種孩子。

奇了怪了。

“姨,咱們快走吧!彆惹事兒了,不然老師該來了。”軒軒拉著江怡墨。

軒軒好像很害怕。

“為什麼要走?是他先欺負你的,姨不能讓你白白被欺負,老師來了也不怕,咱們不理虧。”江怡墨纔不會走。

“姨,你不知道,這胖子的舅舅是當官的,平時他在學校就橫,連老師都招惹不起,不然你以為他剛纔為什麼敢踹我?咱們彆惹事兒,真要把他得罪了,怕是我爹地過來,也得給他道歉。”軒軒說。

江怡墨這才知道,軒軒在怕什麼,難怪剛纔被小胖子欺負,踩在腳下也不還手,軒軒是不想惹麻煩。

“軒軒不怕,今天隻要有姨在,就冇有人敢欺負你,天王老子來了咱們也不怕,嗯?”江怡墨拉著軒軒,特彆認真的告訴他。

軒軒很感動,感謝有個姨,願意無條件的幫忙他。

“算了,姨,你的心意我領了,咱們還是走吧!我不想惹事。”軒軒說。

“恐怕走不了了,你們老師和學校保安都過來了。”江怡墨說。

軒軒看了眼,還真是,嚇得他直把江怡墨往學校外麵推。

“姨,你快走吧,一會兒我就說是我推的小胖,老師不會對我怎樣的。”軒軒想護著江怡墨。

“沒關係,姨跟你們老師解釋幾句就成,放心吧!”江怡墨輕撫著軒軒的腦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