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覺得他很可愛,很懂事,小小年紀就會保護人,以後長大了肯定是個暖男,這纔是她江怡墨的好兒子嘛!江怡墨也不是臨陣脫逃的人,哪能扔下親兒子不管?

老師和保安跑了過來,把小胖子扶了起來。

“老師,是她,她打我。”小胖子指著江怡墨。

老師一看,這都什麼事兒,居然還有人跑到學校來欺負孩子?誰不欺負,偏偏欺負小胖子,真是活膩了,怕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陽吧!

“你什麼人?怎麼能對孩子下手?”老師問江怡墨。

口氣很大,對江怡墨挺不客氣的,就這種潑婦也能當老師?真怕把軒軒給教壞了。

“我是什麼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這胖子說謊,是他推了軒軒,現在必須道歉,否則,我不會善罷甘休。”江怡墨口氣很死。

胖子必須道歉,今天誰說都冇有。

“剛纔我遠遠就看到你在欺負小胖,現在還說小胖欺負軒軒?你當我眼睛是瞎的?把這人抓到校長辦公室去,連孩子也欺負,我看她真是活膩了。”老師說。

保安直接把江怡墨架了起來。

“姨,你們放開我姨,放開她。”軒軒抱住保安的大腿,直接在那兒撕咬起來。

軒軒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姨。

“軒軒,快回教室去,他們不敢拿我怎樣,聽話。”江怡墨笑得很從容。

她直接甩開保安的手。

“我自己會走。”

校長辦公室裡!

老師和小胖子都指定是江怡墨欺負小朋友,保安也是一樣的說辭,他們意見相當的統一。校長大概聽懂了,江怡墨欺負小朋友。

把小胖按在地上踩,這是嚴重的踐踏了一個孩子的自尊,更重要的是小胖的背景,連校長都得罪不起。

“我聽懂了,你欺負孩子?身為一個成年人,連小孩子也欺負,你以前的學都上哪裡去了?彆忘了你也是這麼小慢慢長大的。現在我們要求你向小胖道歉,並且對他的精神損失做出一定的賠償。”校長說。

道歉?賠償?

江怡墨都快笑岔氣了,這些人真有意思,顛倒黑白的功力極強嘛!

“那要是我不道歉呢!”江怡墨二朗腿一翹,倒是坐了下來。

很隨意的從包包裡拿出一包煙來,幾個大老爺們兒把她盯著。

“要抽嗎?”江怡墨問校長,問保安。

大家都隻是瞪著她,誰會要她要的煙?

江怡墨毫不客氣的抽了起來,弄得辦公室裡到處是煙味兒。

不良少女,童年肯定有陰影,纔會在這裡欺負孩子。老師和校長是這樣判斷的。

“我看請家長過來吧!”老師小聲地對校長說。

“現在請家長合適嗎?孩子在學校被欺負了,咱們連這個女人也收拾不了,小胖的舅舅是誰你又不是不知道,萬一真叫過來,說我們辦事不利怎麼辦?咱們可得罪不起呀!”校長很猶豫。

“那怎麼辦?你看看這女人,不道歉不賠錢,還會在這裡抽菸,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,咱們也不能隨便處理她呀!”老師很為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