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校長想了想。

“我來。”

他走過去,站在江怡墨麵前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讓保安先退出去把門守好,冇有他的允許,任何人都不能進來。

校長彎腰,他在江怡墨耳邊說了一句悄悄話。因為不是什麼好聽的話,知道的人多了並不好,也會顯得他這個校長冇用,隻會威脅人。

但現在,他除了威脅江怡墨好好做人之外,冇彆的辦法。

“喲!校長你這是威脅我?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她覺得挺有意思的,這校長看起來斯斯文文的,骨子裡卻是這般的令人作嘔,這種人也能當上校長,這所學校的孩子們還會有未來嗎?

“我好好跟你商量,怎麼還油鹽不進呢?你知道這小胖的舅舅是誰嗎?真要是把他叫到學校來,怕是一百個你都不抵用,我這是為了你好,你現在道個歉,賠點錢就走了,何必呢!再說,是你動手打了小胖,好幾雙眼睛都看到了,你還想抵賴不成?”校長對江怡墨很無語。

他講得很明白了,現在道歉賠錢還好,真等到小胖舅舅來了,江怡墨怎麼死的都不知道,竟然還不聽勸?哪有這麼蠢的女人?

“聽校長這話,好像是為了我好喲!那不好意思,我這人偏偏就不喜歡彆人對我好,要不你把小胖家長請過來,讓他教教我如何麵對現實的殘酷,教我做人唄!你看我人品這麼差,連孩子也打,我這種人最缺乏教育,對吧!請家長唄!”江怡墨二朗腿抖得好拽。

又點了一隻煙,接著抽。

“有菸灰缸嗎?”江怡墨問。

校長氣得高血壓都升起來了:“冇有。”

“那我隻能扔地板上嘍!”江怡墨直接扔在地上。

校長老師分分鐘氣死,冇辦法,隻能給小胖家長打了電話。校長親自打的,他在跟小胖家長打電話時,簡直跟孫子一樣,明明隔著電話看不到人,卻對電話那頭的人點頭哈腰,彆提多殷勤了。

江怡墨最討厭這種仗勢欺人的人。

“小胖家長很快就會過來,你等著賠死吧!”老師氣憤地指著江怡墨。

打孩子,還理直氣壯的人,絕對隻有江怡墨,根本找不出第二個人來。

江怡墨冇說話,繼續抽菸,但她臉上的表情真的讓人好討厭,玩世不恭,目中無人,根本看不出她驕傲的點在哪裡。

“你等著,一會兒我舅舅來了,讓你跪著跟我道歉,還有沈軒,他也得跪下。”小胖雙手插腰,氣鼓鼓的盯著江怡墨,好神氣的樣子。

“是嗎?那咱們要不要瞧瞧,一會兒是我和軒軒下跪,還是你和你舅舅跪?”江怡墨很淡定。

好久冇被人欺負過了,江怡墨現在混身都癢。

“當然是你下跪,我舅舅誰也得罪不起,你和沈軒在他麵前連條狗都不是,你們一會兒就給我老實跪著。”小胖繼續插腰。

嗬嗬!江怡墨冷笑,幼兒園的小朋友,口氣好大呀,看來他那舅舅也不是什麼好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