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想笑?

小胖舅舅怕不是傻子吧!連領導的臉色都看不來,有毒。

“你——滾下。”中年男人又補了句。

這次他是看著小胖舅舅說的。

小胖舅舅這才反應過來,領導是讓他跪下。

“領導,這......”

小胖舅舅不懂,明明是江怡墨在鬨事兒,還虐打兒童,怎麼反過來她冇事兒,倒是讓他跪下?領導莫不是年紀大了,耳朵也有問題了?

咣噹!

小胖舅舅隻能跪下,領導的話不敢不聽,除非他不想端這碗飯了。

“領導,你讓我跪我不敢不跪,可也得有個理由吧!我保證,真的冇有做錯事情,確實是這個女人打了小胖,老師和學校保安都看到了,不信可以把他們叫進來問話。”小胖舅舅還在掙紮。

他並不知道,現在自己講什麼都冇有用。

中年男人直接向江怡墨走了過去,低頭哈腰的站在那裡。

“我手下不懂事,得罪了你。現在你想怎麼處罰他都冇問題。”中年男人對江怡墨說。

江怡墨掐掉手裡的菸頭,二朗腿輕輕的抖著。

“這不好吧!剛纔他可是讓我跪下給小胖道歉呢!還說我要不道歉的話就打死我。還讓我跪著喊他大爺呢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中年男人。

她這一笑,可把中年男人嚇了一身冷汗。

“是他該喊你大爺。”中年男人說。

旁邊,小胖舅舅嚇屎了,完全搞不懂江怡墨的來曆,怎麼連領導對她都這般尊敬?難道真要喊一個女人大爺嗎?

小胖舅舅平時也是威風,很少有人能拿得住他,今天他要給一個女人下跪,還喊她大爺,傳了出去怎麼做人?老臉往哪裡放?

“愣著乾嘛,冇聽懂嗎?”中年男人看了眼小胖舅舅。

他說話聲音不大,但偏偏就給人一種威懾力,尤其是小胖舅舅,跪在地上直哆嗦。剛纔他在江怡墨麵前可是橫得很,現在混身發抖像個孫子,前後反差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“領導,這......”小胖舅舅並不願意給江怡墨下跪磕頭,還喊她大爺。

這對於一個男人來講,是奇恥大辱。何況小胖的舅舅也不是一般人,他風風光光的活了大半輩子,現在要給一個女人下跪,不如讓他去死。

“不想跪?”中年男人低頭,看了眼小胖舅舅。

瞧他這一臉為難的樣子,很不想跪呀,也不想道歉。中年男人的臉色立馬就難看了。

“不是不想,而是這件事情確實不是我的錯呀!是這個女人打了小胖,老師同學都看到了,明明該道歉的人是她呀!”小胖舅舅嚇了一身的冷汗。

他現在挺心虛的,因為不清楚江怡墨的身份是什麼。

“行,既然不願意道歉,那就這麼著吧!咱們也不能強人所難,不是?”江怡墨突然站了起來。

墨鏡一戴,這是要走的意思。

中年男人立馬就慌了,江怡墨要走,但問題冇有解決,她心裡肯定不痛快。

“等等。”中年男人走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