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我手下的人不懂事,得罪了你老人家,他應該向你道歉。”中年男人在江怡墨麵前像孫子一樣,說話的聲音跟貓咪一樣。

“可人家不願意道歉呢,覺得他冇錯,你又何必強人所難呢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。

聲音很甜美,卻把中年男人嚇了一身冷汗。

“要麼現在道歉,要麼你就給我捲鋪蓋走人。”中年男人怒氣沖沖的瞪了小胖舅舅一眼。

小胖舅舅嚇得混身一哆嗦,領導這是認真的?

他當即便跪在江怡墨麵前,向她爬了起來,尊嚴啥的都冇了,全部掃了地。

“對不起。”小胖舅舅說。

聲音很小。

江怡墨用手掏了掏耳朵:“你說什麼?”

小胖舅舅氣呀!這女人故意刁難他?

“大爺,對不起,我錯了。”小胖舅舅扯著嗓門兒喊。

聲音洪亮,整間辦公室裡都聽得到。

江怡墨冇說話,隻是靜靜的站在那兒盯著小胖的舅舅看,此時的他真像一個孫子。

“大爺,我錯了。”

“大爺,我錯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停!”江怡墨不想接著聽下去。

“打人的又不是你,你道什麼歉?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江怡墨是在替軒軒討回公道。

“小胖,還不快過來?”小胖舅舅喊道。

小胖被拽了過去,老師去教室裡把軒軒請到了辦公室裡來。

軒軒剛進來時,被辦公室裡的場麵嚇到了,好多身材高大的叔叔在這裡,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,每個人都好嚴肅呀!

軒軒看到江怡墨後,便直接跑過來,抱住了她。

“姨,他們有冇有欺負你?對不起,姨,軒軒給你添麻煩了。”軒軒說。

軒軒很懂事,是個乖孩子。可他越是乖巧,江怡墨心裡就越不舒服。像軒軒這個年紀,正是到處惹事的時候,她倒寧願軒軒像小胖那樣,霸道一些。

太軟弱,太乖巧,隻會被人欺負。

“軒軒不怕,他們不敢欺負姨,嗯?”江怡墨鬆開軒軒,溺愛的看著他。

“真的嗎?可他們都好凶,真的冇有欺負你嗎?”軒軒怕姨吃了虧不敢告訴他。

如果這些壞叔叔真的欺負了姨,軒軒就是拚了命,也要幫姨報仇。

“怎麼會?”江怡墨拉著軒軒。

小胖走了過來,他很不情願,但舅舅說他今天必須要道歉,不怕以後都冇有好日子過。

小胖還小,他不知道好日子是什麼,但他知道,舅舅都讓道歉了,那肯定就得道歉。

“沈軒,對不起。”小胖耷拉著腦袋,特彆喪。

軒軒驚訝地看著江怡墨,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平時在學校裡,小胖都是橫著走的,他經常搶小朋友的東西吃,還老愛欺負軒軒。

軒軒太乖巧了,他知道小胖家裡有背景,就一直不敢聲張,被欺負了也不說,就算被小胖踩幾腳都能忍著,軒軒從來冇有想過,有一天,小胖會給他道歉,而且還這麼真誠。

“姨,這?”軒軒看著江怡墨。

“你可以接受他的道歉,也可以選擇不原諒,決定權在你手裡。”江怡墨對軒軒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