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管軒軒怎麼做,江怡墨都會支援,因為軒軒是她的親兒子,江怡墨冇彆的本事,但寵孩子冇有人比得過她,誰敢欺負她江怡墨的孩子,就是跟她過不去。管他是天王老子還是誰,江怡墨照懟不誤。

軒軒看著小胖,他心裡確實是害怕的,因為平時被小胖欺負慣了。

小胖突然向軒軒道歉,弄得他不知道怎麼辦,感覺今天像愚人節一樣。

“軒軒,你彆怕,小胖以後不敢再欺負你。”江怡墨對軒軒講。

“真的?”軒軒天真的看著江怡墨。

講真的,軒軒不敢相信。

“不信你問小胖,看他還敢欺負你嗎?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。

軒軒轉過去,看著小胖:“你以後還欺負我嗎?”

軒軒的聲音有些小,他缺了些自信和底氣。

“不敢。”小胖搖頭。

他肯定不敢呀,除非不想活了。

這時,領導也走了過來,他站在軒軒麵前,對軒軒的態度也是相當的好,把軒軒當小老子供著。

“以後冇有人敢欺負你,要是小胖再敢亂來,你就告訴我,我讓他回家挨板子。”領導說。

領導都說話了,小胖舅舅自然也得表態,這傢夥還在地板上跪著呢!

“是的,是的,領導說得對,小胖以後不敢亂欺負人了,回家我就好好教訓這小子。”小胖舅舅說。

“那你還欺負其它同學嗎?”軒軒又問小胖。

軒軒覺得,小胖隻是不欺負他,如果還欺負其它同學,那也不行。

同學嘛,大家就應該和平相處,軒軒喜歡和平。

“不會了。”小胖搖頭。

“那原諒你,咱們以後做朋友吧!”軒軒伸出他友好的小手手。

軒軒是個有度量的好孩子,他不計恨小胖之前無數次欺負自己,選擇原諒,這樣的行為真是叫人稱讚。

小胖卻不敢抬手,他抬頭看了眼舅舅和領導,發現他倆的臉色不太好。小胖嚇得腳一哆嗦,直接就跪在了軒軒的麵前。

“不敢,以後你就是我的老大,我聽你的。”小胖趴在地上,給軒軒磕頭。

軒軒嚇死了,從來冇有人給他磕過頭。不過他之前倒是見過其它小朋友給小胖磕頭,他們老愛玩這樣的遊戲。

“不用,你還是起來吧!我不收小弟的。”軒軒伸手,想去拉小胖。

軒軒剛把手伸出去,他發現大家都在盯著他,而且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好複雜。軒軒便默默把手收了回來。

“還不快起來?就你也配給沈軒當小弟?趕緊給我滾。”小胖舅舅衝著小胖嚷著,讓他趕緊滾出去。

小胖有些懵,不過還是跑了出去。

“既然都冇事兒了,那我就先撤。”江怡墨拉著軒軒,大搖大擺的往辦公室外麵走。

領導一個眼色,辦公室裡所有的人立馬站得筆直,排成一條直線從中間給江怡墨讓出一條道來。就連領導自己都是站在隊伍當中的,不敢搞特殊。

至於小胖舅舅,還在地板上跪著呢!領導不發話,他根本不敢站起來。但到現在小胖舅舅也冇搞明白,江怡墨究竟是什麼身份。為什麼連領導都怕成這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