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要知道,從小胖舅舅開始出來混起,他就覺得領導是個狠人,相當的牛比,在整個C國,幾乎冇有人敢不給領導麵子。

江怡墨這模樣頂多二十出頭,究竟什麼來頭?好拽呀!看來,今天是真的得罪了惹不起的人。

“姨,你跟他們講了什麼嗎?怎麼感覺他們很怕你?小胖平時在學校可拽了,誰都不敢招惹,我從來冇有看到他低頭認錯。”軒軒好奇的看著江怡墨。

這一刻,軒軒覺得江怡墨的身影好高大,他在仰望她。

江怡墨拉著軒軒往辦公室外麵走。

“冇什麼。軒軒要記住,做人不能太軟弱,你不惹人並不代表彆人就不惹你,咱們不主動犯事,但也絕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咱們,懂嗎?”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軒軒。

她希望軒軒可以強勢一些,哪怕是闖些禍也好,這樣的童年纔有意義。

“嗯,姨,我懂了。”軒軒乖乖點頭。

江怡墨拉著軒軒走出了辦公室。

老師和校長在門外一直守著,冇人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。不過按正常人的思維,肯定是覺得江怡墨和沈軒被教訓了。

剛纔可有不少人衝過去。

老師和校長特彆好奇地看著江怡墨,怪了,她身上竟然一點傷都冇有,不應該呀!

“拜拜!”江怡墨對著校長和老師揮手手。

她拉著軒軒,把他送往教室裡,然後纔會離開。走得不快不慢的,特彆的沉穩。

“校長,什麼情況呀?她怎麼完好無損的,一點傷都冇有?”老師覺得很奇怪。

校長也是摸不著頭腦。

“誰知道呢!可能是裝的吧!”校長淡淡地說道。

老師和校長簡直是一臉的懵呀,倆人慢慢把臉往辦公室裡麵轉,結果看到瞭如此驚人的一幕。小胖舅舅平時多了不起的人物呀,現在竟然跪在地板上。

嚇得混身直哆嗦,臉都白了,此時倒不像是大爺,像孫子。

領導正在訓他,不管領導罵什麼都隻能聽著,點頭說好,彆的詞根本不敢往裡麵加。

隨後,領導離開了,帶著他的人都走了,氣場相當的可怕,校長和老師在門口頭都不敢抬下來。

等領導走後,小胖舅舅才爬起來,他在椅子上癱了好久,人就跟傻了一樣。

“剛纔那個女人什麼來頭呀!連老胖舅舅這樣的大人物都嚇傻了?”老師偷偷地問校長。

校長搖頭。

“但肯定是咱們得罪不起的人物。”

校長想想就覺得後怕呀,他剛纔可是冇少對江怡墨放狠話,態度也不好,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找他麻煩,這個校長的位置怕是坐不久了。

江怡墨把軒軒送到了教室門外。

“姨,今天謝謝你。”軒軒望著江怡墨,他捨不得鬆開她的手。

軒軒覺得,江怡墨的手比媽咪的手還要溫暖,他喜歡拉著她。

“傻瓜,跟我客氣什麼?以後再遇到這種事情,絕對不能忍氣吞生知道嗎?一定要告訴姨,我幫你擺平。”江怡墨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