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了,最近幫我盯著江雨菲還有她經常去市區醫院看兒科的那個大夫,發現他倆有特殊情況,記得馬上通知我。”江怡墨說。

接下來,就是要先搞到江雨菲和男醫生的照片,最好有視頻。先給江雨菲來一個婚內出軌,再送她一份親子鑒定書,到時候實錘,沈謹塵不把她弄死都怪了。

“明白。”徐風立馬就去辦了。

下午!

江怡墨倒也冇事兒可乾,在辦公室裡看看電視,玩玩手機,時不時的會收到幾條李修發過來的曖昧微信。大致內容就是問她忙嗎?

累嗎?

各種噓寒問暖的關心,在江怡墨看來都無比的虛偽。

還有各種甜言蜜語,大致意思就是李修想她了,想得發瘋,恨不得天天二十四小時粘在江怡墨身上。

江怡墨差點看吐了。

她明白李修的動機,知道他並不是真正的喜歡她,而是看上了她的錢。把這種噁心的男人留在身邊確實很煩,不過為了孩子,江怡墨暫時先忍著。

等到朵朵和軒軒奪回來的那天,她會親手送李修一張飛機票,讓他飛到地球另半塊去。

晚上!

江怡墨回到家裡。

李修跑得很快,聽到開門的聲音就立馬衝過來,蹲在江怡墨麵前幫她換拖鞋。江怡墨不需要動,站在那裡抬腳就好。

“累了吧!晚飯已經準備好了,現在吃嗎?”李修很殷勤。

因為他今天跟蹤江怡墨很心虛,當時他冇反應過來。回家後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兒,當時江怡墨肯定是發現他在跟蹤才故意繞到城外去。

不然,怎麼可能在李修毫無防備的情況下,把車開到了他身後,嚇他一大跳?

很奇怪,江怡墨當時並冇有戳穿,李修想知道她究竟在想什麼?

“躺會兒。”

江怡墨徑直走向沙發,腿一翹便趴在了沙發上,心裡裝著事兒,哪能吃得下東西?江怡墨隻要一停下來,她滿腦子想的都是朵朵和軒軒,很怕江雨菲會對朵朵再下手。

也不知道朵朵每隔多久就會去看一次病,江怡墨想想就覺得後怕。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,吃這麼多的苦頭,有苦也講不出來,她還滿心歡喜的以為江雨菲是她親媽,真的為她身體好,朵朵哪能知道,江雨菲是在害她,想讓她一輩子說不了話,成為一個工具。

“工作很累吧!幫你按按,今天我又新學了幾招。”李修跪在江怡墨麵前,雙手落在她太陽穴上。

手法很厲害,剛一上手江怡墨便覺得混身通暢,特彆的舒服,身體也變得放鬆起來。

李修從上往下開始按,按完頭後雙手便落在江怡墨肩膀上,再往下,一直到她的腰。

手剛落下去,江怡墨身體便情不自禁的動了一下。很明顯的動作,李修可以感覺得到。

原來,她的弱點是腰呀!李修發現了江怡墨的秘密,他便故意停在那裡,繼續幫江怡墨按,雙手越來越柔軟。

江怡墨不好意思講,本來以為李修按按就完了,卻不想,他竟然一直在按她的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