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李修,難道不知道女人的腰不能隨便亂摸嗎?

江怡墨臉一紅,直接把腦袋轉了過去。

卻不想,李修的臉就在後麵,她這一轉,兩雙眼睛直接就對視上了,李修貪婪的看著她,就像是看到了獵物一樣,眼神當中的佔有慾特彆特彆的強。

“吃飯。”

江怡墨直接從沙發上爬了起來,避開正想對她意圖不軌的李修。

嗬嗬!

就憑李修,也配打她的主意嗎?

“我上菜。”李修馬上站起來。

心裡有些失落,剛纔他的意圖很明顯了,就想親親江怡墨。而且他倆距離真的好近,稍稍伸一伸脖子就能碰到她的嘴唇。

難道她真的不喜歡他?

不可能,李修不相信。

他可是最優秀的男公關,從事男公關行業七年,冇有差評。

或許,他倆的愛情需要一些催化劑。

酒!

冇錯!酒後好辦事!

“小墨,要喝酒嗎?你平時工作那麼累,晚上喝點酒解解泛。”李修笑眯眯地說著。

他主動去開了瓶紅酒過來。

喝酒?

江怡墨笑了笑:“好呀!”

怕是李修醉翁之意不在酒吧!江怡墨倒是好奇,一會兒她喝多了,李修會把她怎麼了,就地正法嗎?

“來,小墨,我敬你,感謝老天爺讓我在茫茫人海裡認識你。”李修舉起紅酒杯。

李修把酒倒得很滿,明明隻是小琢,他卻倒這麼多,江怡墨還注意到剛纔李修在酒櫃拿酒時鬼鬼祟祟的,怕是在這裡麵被他加了東西吧!

“哇!這麼嗨,你這是想把我灌醉呀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。

不等李修說話,她卻是直接喝了起來,好痛快。

“難道放鬆嘛!”李修也喝了起來。

酒裡,他確實是加了東西,一種可以讓男人和女人都很主動的東西,所以,在江怡墨喝時,李修自己也喝了。

他不怕。

一會兒,可以和江怡墨膩歪,這樣纔有意思嘛!

李修放了很大的劑量,就算是一頭母牛也會有想法,衝動得想去找十頭公牛,更彆說隻是一個江怡墨。李修很期待,一會兒江怡墨肯定會主動往他身上撲的。

“哇,你酒量好好喲!不過我平時不怎麼喝,怕是喝不了幾杯就該醉了。”江怡墨主動幫李修倒酒。

“我看你臉不紅心不跳的,應該還好吧!咱們也彆光喝酒,一邊吃一邊喝嘛!來,小墨,你嚐嚐這個菜怎麼樣,今天我現學的。”李修主動幫江怡墨夾菜。

這些菜,也是有問題的。

“我不喜歡吃菜,更喜歡今天晚上的酒。”江怡墨輕輕搖了搖酒杯,她站在李修身邊幫他倒酒。

李修喝了些酒,膽子也更大了些,他摟住江怡墨的腰,直接把她拉進自己懷裡。當江怡墨坐在他腿上的瞬間,李修真覺得彷彿擁有了全世界。

江怡墨這個死女人,真是讓他欲罷不能,如果不能睡了她,這輩子李修都會過不去。

“小墨,你身上真香。”李修吸了口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