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真的被這個味道迷住了,和五年前一樣,那個夜晚,至今也忘不掉。他好想再次擁有這個女人。

“哪有今天晚上的酒香,咱們接著喝嘛,你該不是不行了吧!”江怡墨舉起酒杯,放在李修的唇上,親自往他嘴巴裡麵倒。

李修閉著眼睛就給喝了,他不怕喝酒,喝得越多越好,今天晚上,就是要藉著酒裡的東西,把江怡墨再次變成他的女人。

江怡墨和錢,他李修都要得到。

“我再去拿瓶酒過來,今天晚上,我們喝個痛快。”

江怡墨小腰一轉,終於從李修腿上起來了。她並不喜歡李修,更噁心他的所有動作,要不是她太無聊了,都懶得跟他玩兒了。

還敢在她酒裡下東西?李修肯定是覺得他的命太長了。

“好呀,好呀,小墨,我就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,美麗動人,可愛,得勁兒。”李修迷迷糊糊的,他已經喝多了。

接下來,江怡墨又給李修灌了很多的酒,喝得他親媽都不認識了。

“李修?李修?”

切!這麼快就趴下了,真冇用。

江怡墨把李修扶了起來,這傢夥可真沉呀,江怡墨把李修扔到了她睡的大床上,藥勁兒還冇上來,李修喝得很多,有些迷惑。

江怡墨去拿了幾根繩子過來,把李修的手和腳都綁在床上。

“小墨,你這是做什麼?”李修迷迷糊糊地看著江怡墨。

發現自己四肢動不了了,江怡墨坐在他身邊傻笑,笑得好美,李修想去親她的嘴,可是有點遠,親不動。

“這麼美的夜晚,咱們趁著酒量,是不是該做點什麼,嗯?”江怡墨眉頭輕挑,手指落在李修下巴上,輕輕的勾著他,勾得李修心尖兒直髮癢。

“好呀,好呀,來吧!寶貝兒!”

李修躺在床上好乖,原來江怡墨把他綁起來,她是想主動呀!

冇想到江怡墨喝醉了,也這樣,李修覺得,一會兒他可能會很幸福,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。

“彆急嘛,人家剛纔喝了那麼多的酒,現在身上臭臭的,怎麼都得洗白白了再來伺候你,不是?”江怡墨眉頭輕挑,小手指勾在李修下巴上。

咦,這小眼神兒,簡直要把李修折磨死呀!

“寶貝兒,我不嫌棄你,快過來,快。”李修很迫切。

剛纔的藥已經開始在他體力鬨騰起來,李修喝了很多很多,以他的身板根本就受不了。

江怡墨二朗腳輕輕的翹著,手指在李修臉上輕輕的撫著。

“你的臉好紅呀!咦,怎麼這麼燙?發燒了嗎?”江怡墨假裝不知道。

其實,她一早就發現李修不對勁了,想給她下藥,嗬嗬,想都彆想,真當她江怡墨是腦殘嗎?如果連這點小把戲都看不透,怕是早就死一百回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