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親愛的,我不是發燒了,我是需要你,快過來寶貝兒。”李修像彈簧一樣在床上動彈著。

四肢被綁了起來,他很想往江怡墨這邊撲過來,但就是撲不動,憋得他全身通紅,感覺每根血管都在快速的擴張著。

江怡墨再不乖乖聽話的話,怕是李修真的要自爆了。

“原來你熱呀,要不要我幫你先把衣服脫了,嗯哼?”江怡墨笑得好詭異呀!

李修卻一點都冇看出來,以為江怡墨也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他在一起,連連點頭,猴急猴急的。江怡墨把李修弄了個精.光。

雖說現在是夏天,但家裡的溫度一直是恒溫的,如果不蓋被子的話,肯定會很涼。

“來吧,寶貝兒,我需要你,我知道,你肯定也非常非常需要我,對不對?”李修實在是受不了了。

“彆急嘛,人家還冇洗呢!等我喲!”

江怡墨一步一回頭,慢動作的往門外走,一個個的小眼神兒把李修勾得魂都冇了。李修強忍著心頭那把火,期待江怡墨回來。。

接下來,就是他真正擁有江怡墨,翻身當地主的時候。

啪!

江怡墨把門關上了,還在門外加了一把鎖。

因為她也喝了酒,雖說她一早就發現酒不對,但為了不讓李修起疑,剛開始的兩杯江怡墨是真的在喝,後麵她趁李修不注意都把酒給換掉了,隻有李修自己喝的是下過藥的酒。

現在,江怡墨體內也會有藥力,所以她把李修鎖了起來,隨便他怎麼折騰,既然他想爽,那就讓他好好的爽一爽好了。

江怡墨去洗了個熱水澡,本來以為洗洗就可以,卻不想,混身像著了火一樣,江怡墨實在冇辦法在家裡待著,她老盯著李修的房間看。

並不是她喜歡李修,實在是不知道李修這藥哪弄的,會讓她情不自禁的想男人。江怡墨便出了門兒,尋思著去小區裡走走,吹吹冷風,腦子就會清醒。

舒服!好舒服!

江怡墨大晚上的,一個人在小區裡麵瞎溜達,微風吹在她的臉上,身上,冰涼冰涼的真的很舒服,如果天上能下冰雹的話,可能會更舒服。

江怡墨張開臂膀,閉著眼睛擁抱大自然,擁抱這夜間的微風。

舒服!舒服!

咣噹!

突然,她一腦門兒撞進了某男人懷裡,他很高,胸膛很結實,撞得江怡墨差點腦震盪。不過她卻覺得男人身上的味道特彆的舒服。

尤其是腦袋撞上的一秒,她竟然雙手抱住了男人的腰,賴在他懷裡不想出來。小身子在他身上輕輕的蹭著。

江怡墨腦子裡全是男人。

沈謹塵氣得直翻白眼兒,他哪知道大晚上的竟然還會遇到江怡墨這個死女人。沈謹塵一把抓住江怡墨的胳膊直接往外推,一點都不溫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