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章強勢歸來

五年後!

“老爺,夫人,大小姐回來了!”

傭人見著江怡墨,便飛快的往彆墅裡麵跑,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是吃驚。

江怡墨摘下墨鏡,站在家門口,一彆便是五年,不知她此時回來,會有多少人心中忐忑,江雨菲和她的孩子還好嗎?

“小墨?這幾年你去哪裡了?想死我們了,一個人在外過得可還好?”繼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抱著江怡墨,滿滿的虛偽。

從小到大,江怡墨便見慣了繼母的手段,表麵上對江怡墨千寵萬寵,背地裡可冇乾啥好事兒,五年前被江雨菲算計生孩子的事兒,怕是繼母也脫不了乾係。

這次回來,江怡墨是一一找他們算帳的,當年算計過她的人,一個都彆想跑。

“我挺好的,你們呢?”江怡墨笑了笑,問。

“好,大家都挺好的,現在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,我和你爸爸心裡也算是踏實了。”繼母破涕為笑地望著江怡墨,兩隻手緊緊的拉著她,如親生閨女一般。

江怡墨鬆開了繼母,走到爸爸跟前去抱住了他,眼淚立馬就掉了下來。

“爸,我回來了,對不起。”

在這個家,江怡墨最在乎的人便是爸爸了,這是她唯一的依靠。

“嗯!好。”江誌國拍了拍女兒,他不善於表達,但對女兒的關心卻是實實在在的。

“小墨呀,你應該也累了,快坐下來聊,媽去給你倒杯茶水,咱們好好的聊聊。”繼母喜笑顏開的跑開。

隻是這笑有幾分真,幾分假,就不清楚了。

江怡墨和爸爸一塊兒坐下,聊了起來。爸爸問江怡墨這幾年去哪裡了,做了什麼,為何幾年不跟家裡聯絡,江怡墨並未回答。

有些事情,她不想提,因為講了爸爸也不會相信,他不會相信是江雨菲算計了江怡墨,與其空口無憑的講,不如讓真實呈現在眼前更有說服力。

繼母倒好茶水走了過來,親自遞給江怡墨,大家坐一起拉拉家長,氣氛倒也像那麼回事兒。

“對了,雨菲呢?她過得還好嗎?”江怡墨突然問道。

整整五年,江怡墨最牽掛的人就是江雨菲,拜托她一定要活得好好的,坐穩她沈少奶奶的位置,因為江怡墨現在回來了,她不再是曾經那個軟弱可欺的小姑娘,現在的她誰也惹不起。

“雨菲呀,她......”繼母一提到自己的女兒,便是一臉的驕傲。

隻是她這話還冇講完,門外便傳來了江雨菲的聲音,聽著像是在發牢騷,不然也不可能在這兒大嚷大叫了。

“我呸!不就是TM風投集團總經理嗎?拽什麼拽?竟然敢放我鴿子,我呸你全家。”江雨菲一邊罵一邊走。

江雨菲今天接到通知,說是TM風投集團總經理要來F國,並且兩家公司之前就有意向合作,江雨菲這纔去接機的,卻不想,竟然被放了鴿子,兩個小時前就下了飛機,害得白白等了半天,簡直可惡。

“怎麼了,雨菲,TM風投集團的總經理冇接著嗎?”

江誌國也急了,TM集團的投資對江氏很重要,缺了這筆資金,怕是江氏會一言難儘呀!

“爸,冇接著,被人給耍了。”

江雨菲怒火中燒,這會兒電話又打了進來,是TM總經理的助理的電話,江雨菲立馬變個臉色,成了一個馬屁精兒。

“您好,您好,我是江氏的副總,今天去接機,你們......”

“啊!怎麼會這樣?”

“能不能再考慮考慮?可是我們之前......”

“哦,好的,嗯。”

接掉電話,江雨菲臉都白了,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哪裡出了問題,明明談好的合作,對方突然說要重新考慮,這分明就是不想再繼續的意思。

可江氏缺了TM的投資,真的可能寸步難行,爸爸也會再次懷疑她的能力,這......

江雨菲抬頭,猛然看見坐在爸爸旁邊的女人,瞬間,她傻了,彷彿被定在了那一般。

江怡墨?她怎麼回來了。

不,不,不可能,她不可能是江怡墨,五年前,江怡墨生完孩子過後,不是讓人把她處理掉了嗎?她現在應該是一堆白骨纔是,怎麼會坐在這裡?

江雨菲詫異極了,不敢相信,但這——確實是真的,就是江怡墨。-